爱不释手的小說 一首孤勇者,引爆樂壇 ptt-74 美人計讀書

一首孤勇者,引爆樂壇
小說推薦一首孤勇者,引爆樂壇一首孤勇者,引爆乐坛
隋心抬起了大隋凝霜,目光落在了那栋建筑的顶端,隋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十分的畏惧。
隋心身上的冰霜之力越来越强,隔着老远都能够感觉到那股彻骨的寒意,隋心那冰冷的目光,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狗王,我们再战一场,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杀他!”隋心的身形骤然消失,一阵风吹过,隋心已经到了狗山的身前,手中的大隋凝霜朝着狗山劈了过去。
咔嚓!
一道寒冰从狗山上迸射而出,朝着狗山的脖颈斩去。
“狗相·狂暴爪!”
狗山被这一击给迟缓了一下,眼看着月牙形的大隋凝霜当头劈下,那白色的冰刃从圆环中爆射而出,他的利爪直接朝那月牙形的冰刃抓了过去。
“轰!”
狗山被隋心一刀劈飞,冰屑四溅,狗山的爪子瞬间变成了白色,然后被冻住,狗山倒在了地上,发现自己的爪子已经被冻住了,狗山怒吼一声,身上的冰霜瞬间破碎,向着隋心扑了过去。
“好慢。”
隋心晃了晃脑袋,身形一闪,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当狗山回过神来的时候,隋心的一击,直接劈在了他的胸膛上。
“咔嚓。”
一层坚冰从狗山的胸膛上蔓延开来,将狗山震得倒飞了出去。
这一次的伤势比上一次还要重,他的胸口被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而且还被冰封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狗相·本身现世!”
狗山捂着胸口,眼中露出一丝狰狞之色,全身气息暴涨,一道金光闪过,狗山的身躯突然变大,随后他的爪子一拍地面,身形暴涨,化为一只金色的恶犬。
吼……
狗山怒吼一声,四蹄齐出,直扑隋心。
“狗相·天狗吞月!”这一次,陈小北的声音再次响起。
狗山一边狂奔,一边张口喷出一颗黑色的圆球,面对狗山的攻击,隋心挥动大隋凝霜,身前形成一道冰墙,将隋心和狗山之间的空间给挡住。
叮叮当当……
冰壁瞬间破碎,天狗吞月穿过了冰壁,撞在了一辆车上,隋心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在看什么?”
隋心冷漠的声音从狗山的体内传出,狗山这才注意到,隋心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该死!狗山转过身来,看到隋心之后,立刻跳了起来,试图将隋心从地上拉下来。
“要不要过来?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隋心一刀劈下,手中的大隋凝霜狠狠的插|进了狗山的后背,狗山惨叫一声,身体周围的冰层开始快速的凝结。
吼!
狗山被打得发狂,一个翻身,就要将隋心压在身下。
就在狗山转身的一刹那,隋心抽出了大隋凝霜,从狗山的视线中消失不见,狗山一个转身,并没有砸中隋心,反倒是被砸中了,痛的他龇牙咧嘴。
眼看隋心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狗山怒吼一声,直接朝着他扑了过去。
“狗相·狂暴爪!”
狗山的速度骤然加快,庞大的身躯在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向着隋心扑了过去,一只前爪已经向着隋心抓了过来。
“好慢。”隋心微微的摇了摇头,身形一闪,狗山一掌拍在了地上,顿时尘土飞扬,狗山伸出一只爪子,直接拍在了一块坚硬的东西上,灰尘散尽,只见隋心一手拿着一块巨大的隋凝霜,挡住了他的一爪,狗山的眼睛都直了。
“到我了!”
隋心冷冷的看了狗山一眼,身子一动,手中的大隋凝霜直接从狗山的脖颈处一抹,然后消失不见。
当狗山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利爪又是一次落空,隋心稳稳的落在了一盏还算完好的路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座狗山。
“人类,你的攻击根本就奈何不了我!”狗山大笑着说道。
“是吗?”
“别嚣张,人类,我要把你活活的撕成碎片!”隋心平静的神色,让狗山勃然大怒。就在他准备冲向隋心的时候,却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从他的脖颈处传来,他的脖颈处,一道细小的寒冰裂开,露出了他的脖颈。
“噗!”
一口鲜血从狗山的脖颈处喷涌而出,在狗山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狗山体内的能量正在迅速的流逝。
“你以为我的攻击对你没有任何作用?”隋心站在路灯上一动不动,望着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的狗山,双目之中的神采渐渐消散。
“该死的人类!!该死!”
狗山的眼神变得无比的凝重,刚才还将隋心压得喘不过气来,现在却被隋心给杀了,狗山心中充满了不甘,喉咙中的鲜血不停的流淌而出,狗山的眼神也变得黯淡了下来,最终在隋心的面前死去。
“结束了。”陈锋淡淡道。
隋心从路灯上一跃而下,来到了狗山的身边,准备将狗山的狗王晶核给拿出来。
就在隋心靠近狗山的时候,一股邪恶的气息从他的背后袭来,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隋心的眉头微微一皱。
先不说这个女人是个女人,光是这个女人身上的魔气就已经很强了,甚至超过了他所见过的最强的魔魂。
不过,她的魔气和魔魂战士完全不同,很难判断。
“你是谁?”隋心一脸警惕。
“第五魔君,叶莎莎!”
“他是谁?第5魔王?”隋心一脸的莫名其妙。
隋心从叶莎莎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孔不入的魅力,就连她的声音,都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是不是很着急?隋皇隋心?”
“呵呵!看来你是冲着我来的。”隋心冷喝一声,立刻收敛了自己的精气神,让自己的精神力变得更加的强大。
“是啊,但是你的任务难度,是不是要我来收拾你?”叶莎莎说的很自然,但她的话却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让隋心的心微微一颤。
隋心一想到周溪汐,心中就更加的坚定了。
“真是太诱人了,秦龙舞若是遇到这样的女子,会不会动心?”隋心心中暗自苦笑。
“你不说话?这就是你的意思?”叶莎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一步都充满了诱惑。
而就在叶莎莎走向隋心的一瞬间,看到隋心额头冒汗,努力的抗拒着自己的诱惑,叶莎莎将黑色斗篷的斗篷一掀,露出了一张绝美的容颜,隋心顿时瞪大了眼睛,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场春风之中。
“男人就是这样。”叶莎莎看到隋心一脸的痴迷,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声音中带着一丝魅惑,她看到隋心还在发呆,想起梁惊羽的话,便走到了狗山的身边。
“唰。”
一股冰冷的力量从叶莎莎的身后传来,叶莎莎猛地站了起来,转头一看,却见隋心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不会吧?”叶莎莎催动着体内的魔力,想要抵挡隋心的这一击。
“轰!”
叶莎莎被隋心一拳轰飞,身上的黑色长袍一下被震碎,露出了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比温梦凡还要完美。
“我的魅力,你还能逃得掉?”叶莎莎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隋心,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能逃过她的魅惑。
连女人都会被自己的魅力所迷惑,叶莎莎有信心,除了梁惊羽和其他的魔君,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更别说隋心了,她怎么可能逃得掉。
“我能逃得掉很奇怪吧?”隋心反问。
“你……”
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妩媚,却又带着几分怒意。
他的实力是从梁惊羽那里得来的,梁惊羽自然不会怕她。第四魔君是个女人,实力也比她高,所以她并不惧怕自己的魅力,但是前三个魔君都是她的克星,或者说她不喜欢女人,只有蠢到了极点,才会对女人下狠手,叶莎莎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抵挡得住她的魅力。
而隋心却能够抵挡住她的诱惑,这让叶莎莎很是惊讶,也很想杀了隋心。
隋心身为同一种血脉,又是梁惊羽的血脉,在这帝皇气运的压制下,不但压制住了莎莎,还让他摆脱了这股力量。
看到叶莎莎如此诱人,隋心这次也不会再被勾引了,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叶莎莎的身旁,大隋凝霜朝着叶莎莎劈了过去。
“没心没肺的家伙!”叶莎莎躲过了隋心的一击,她的魔法袍散发出了七彩的光芒。
“你还在勾引我?”隋心好不容易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心神,看着那五颜六色的幻彩魔衣,心中又是一颤。
“冰雪之地,黑暗之刃!”
咔嚓。
隋心的身体之中,爆发出了无数的寒气,将隋心的身体都给冻住了。
在这冰雪世界当中,由于地形的缘故,在阳光的照射下,叶莎莎只觉得在这冰雪世界里面,闪烁的光芒就像是一道道刺眼的影子。
嗖!
隋心的速度极快,在这冰雪世界之中,就像是有无数的心脏在不断的攻击着叶莎莎,叶莎莎浑身的魔气和气息都在不断的攀升,但是却被隋皇的气运压制,根本无法施展出来。
“轰!”
冰屑飞溅,叶莎莎依旧稳稳的站立着,只是从她的嘴角溢出的鲜血就可以看得出来,她已经受了伤,但是她的手,却是牢牢的抓着隋心的大隋凝霜。
“真是没心没肺!”叶莎莎自知九大魔王之中实力最弱,在失去了吸引力之后,又被隋心的气运所压制,所以隋心才会如此的强势。
叶莎莎能被称为第五魔君,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诱人的事情,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一位强大的魔君,本来这一次的任务应该是手到擒来,却没想到遇到了一个冷酷无情的隋心。
“你果然不是一般人,但你一定要死!”
隋心可不想让叶莎莎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她很难抵挡住这种诱惑,但是现在,她却一只手就将她的大隋凝霜给抓了起来,隋心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战胜这个所谓的魔王,还是趁这个时候干掉她比较好。
“果然,冷酷无情的家伙最适合我,可是你能抵挡得住我的诱惑么?”叶莎莎的幻彩魔衣一闪,整个人的气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溪汐?”安格尔一愣。
就在隋心准备用大隋凝霜干掉叶莎莎的时候,叶莎莎突然变回了周溪汐的模样,无论身材,相貌,气质,都找不到半点瑕疵。
叶莎莎莞尔一笑,左手向着隋心的胸膛一指,一股淡淡的粉色魔力从她的身体之中散发而出。
“轰!”
隋心被一拳打飞了出去,叶莎莎的实力在九大魔王之中算是最弱的,不过也比隋心要好很多,如果不是隋心的运气太好,恐怕隋心早就被打爆了。
“你……”陈小北神色一愣。
隋心被打的倒飞出去,看着周溪汐的模样,就算是她想要出手,也做不到,纵然明知道这是叶莎莎,她也不忍心。
“干嘛?你是不是要弄死我?叶莎莎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着隋心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冰雪之地,黑暗之刃!”
隋心没有听见叶莎莎的话也就算了,但是一听叶莎莎的话,隋心立刻就动了起来,她知道周溪汐就是叶莎莎,她不能对自己喜欢的人动手,可是叶莎莎竟然敢如此羞辱周溪汐,隋心顿时大怒,但这一次,她没有丝毫的怜悯。
“果然,冰系异能都是无情之辈!”叶莎莎一边躲闪着隋心的攻击,一边拼命的抵挡着隋心的攻击,她知道自己不会再让隋心得逞了。
隋心一击不中,一道白色的剑光从叶莎莎的身旁掠过,直接将一辆车给冰封了。
就在隋心想要去追叶莎莎的时候,叶莎莎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还没有等他的攻击落下,她的手就已经抓住了隋心的冰衣。
“魅惑,美人计!”
隋心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他就已经出现在了一片花海之中,隋心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那一望无际的花海之中,有无数的花瓣在飘荡,而在他的面前,则是叶莎莎。
隋心皱了皱眉头,顿时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在这花香的作用下,隋心看到周溪汐站在花海里,微微一笑,顿时就从那强大的战斗欲望中清醒了过来,完全没有了对周溪汐出手的念头。
“不可能!”
隋心的魂珠开始旋转,强大的冰属性力量让隋心从幻境中恢复了一些,他看到了周溪汐和花海,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出手。
“寒冰之刃!”
隋心大吼一声,手中的大隋凝霜一转,冰力瞬间爆发,将周围的花朵和周溪汐都给冻住了。
隋心眼前的一切都化作了无数的冰屑,她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看到了站在狗山身边的叶莎莎,叶莎莎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容,伸手从狗山的脑袋里面掏出了一颗狗王晶核,叶莎莎从里面掏出了一颗狗王晶核。
看到狗山的真身出现在狗王晶核之中,叶莎莎深吸了一口气,将狗王气运的残余全部注入到了叶莎莎的体内。
“轰!”
叶莎莎的气息陡然暴涨,一股强大的威压朝着隋心压迫而去,隋心看到叶莎莎突然之间的变化,心中一惊,不知道叶莎莎为什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没有了隋皇的气运,你就休想从我的幻境之中逃出去。”叶莎莎媚笑着对隋心说道,她一挥手,两条粉色的丝带就将隋心捆了起来,隋心刚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京城之中。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周溪汐和秦龙舞的身上,都带着一股熟悉的味道。秦龙舞身穿御龙战甲,手中握着一柄大秦锋刃,周溪汐也是一袭仙袍,背后还背着一把大周岚夜的长剑。
隋心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秦龙舞一枪刺中,隋心一边躲闪,一边厉声喝道:“秦龙舞,你在做什么?”
秦龙舞霸气的声音在隋心的耳边响起,让他大吃一惊。
“是幻术,是幻术!”
隋心怒吼一声,对着秦龙舞就是一剑,秦龙舞手中的大秦锋镝一挥,挡住了他的一刀,然后又是一剑。
“御龙枪诀,蛟龙穿河!”
一条巨大的青龙,从秦龙舞的手中飞出,直取隋心的胸膛。
“幻术不会伤害到人!”隋心看到那条绿色的巨龙,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轰!
隋心倒飞出去,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鲜血狂涌而出,锋利的长枪和强大的力量,直接洞穿了隋心的衣衫。
隋心在这一拳之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势,隋心转过头来,发现周溪汐的脸上带着一丝关切,不过这关切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着秦龙舞。
“啊……”
隋心猛地站了起来,浑身的力量骤然暴涨,无数的寒气将四周的空间都给冰封了起来,愤怒的隋心直接朝着秦龙舞冲了过去,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秦龙舞冲了过去。
“轰!”
秦龙舞提着大秦锋镝,抵挡隋心的攻势,两人的实力越来越强,秦龙舞的青龙之力,将隋心的冰属性之力给抵挡了下来。
“冰雪之地,黑暗之刃!”
隋心的左臂上,大隋凝霜狠狠的劈了下去,对着毫无防备的秦龙舞就是一刀。
铛~~~
秦龙舞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让隋心心中一沉,周溪汐用大周岚夜挡住了这一剑。
唐坤和翁天雷已经走到了一处密林之中,唐坤抬起头,望着这一片茂密的树林,他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唐坤转头对翁天雷道:“天雷,你在这等着,我去山上干掉虎王,然后再来找你。”
许可没有××××××是禁止拍摄。啊!
翁天雷闷里闷声的说道:“师父,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不知道商皇是怎么知道这一次会有禁卫军统领的,不过我能够感觉到,这虎王的气息,你根本就抵挡不住,除非你能够突破,否则我会帮你解决的。”唐坤说道。
翁天雷也很想跟着唐坤走,可是他知道,唐坤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无比的严肃,如果他不听,后果不堪设想,翁天雷也是乖乖的站在山脚下,等待着唐坤的到来。
唐坤顺着气味往前走去,很快就听到了一声虎啸,唐坤知道虎王已经找到了他。
“你们这些人类,竟然还敢来我虎王山,真是好大的胆子,今天晚上就让我好好享受一番。”虎王一拳轰碎了一颗大树,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他看到唐坤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虎王虎威赤|裸着上身,浑身上下都是肌肉,穿着一件虎皮长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野蛮人。
“施主,你的罪孽太多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给你渡化。”唐坤先礼后兵,话音刚落,还没等唐坤反应过来,唐坤已经抡起拐杖,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顿猛锤。
“你这个人族,竟敢偷袭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虎威怒吼一声,身形一闪,躲过了唐坤的重击,一爪抓向了唐坤。
唐坤的奕天破邪杖散发出一道佛光,一道金钟罩出现在唐坤的身前。
锵!
虎威被打的连连后退,金钟罩更是被轰的四分五裂。
“竟然能挡住我这一击,你的防御力很强,但依旧不够看。”
虎威再次扑了上去,利爪上面闪烁着森森的光芒,就像是一头猛虎,向着唐坤扑了过去。
“虎相,出关!”
虎威霸道的朝着唐坤冲了过去,他的爪子上闪烁着冰冷的光芒,虎王魂力凝聚而成的利爪,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佛法,无敌!”
“轰!”
虎威一把抓住了唐坤的破邪棍,强大的力量将唐坤逼的连连后退,不过他并没有受伤。
唐坤周身缭绕着一圈金色的佛光,将所有的攻击都挡在了外面。
“你还能抵挡?不会吧?”
虎威眼睁睁的看着唐坤硬生生的挡住了他的一击,甚至连几棵大树都被他给轰碎了,他的身体周围的金色光芒实在是太强大了。
“虎相·强力一击——”
一声爆吼,虎威猛地一甩,一条由庞大的魂力凝聚而成的尾巴横扫而出,唐坤的身体猛地一震,唐坤的金刚不坏神功直接被震碎,而唐坤则是倒飞而出,撞进了树林之中。
吼!
虎威一声咆哮,兴奋的冲进了密林之中。
“好大的力气,果然名不虚传!”
唐坤从废墟中爬了出来,他的金刚不坏神功将大部分的冲击力都给吸收了,再加上他的魂力,也将这一记虎尾给化解了。
但这一声惨叫,僧袍破碎,唐坤对虎王的实力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同时也在盘算着该怎么击杀这只畜生。
吼!
虎威怒吼一声,如一头猛虎,朝着唐坤扑了过去。
“佛法,佛光普照!”
一道佛光在奕天破邪杖上炸开,猛虎的气势戛然而止,他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狂暴之杖!”
唐坤得到了佛光的加持,伤势和实力都恢复到了巅峰,朝着虎威冲了过去。
虎威睁开双眼,看着越来越近的唐坤,奕天破邪棍当头砸下。
咚咚~~~
虎威抬起了手臂,想要抵挡,可是奕天破邪杖的连续轰击,让他的双腿都被震进了地面之中,可是即便如此,他的拳头也没有能够撼动他分毫。
虎威万万没有料到唐坤竟然能够在佛光的笼罩下占据上风,而且在奕天破邪杖的轰击下,他也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奕天破邪杖。
“虎相,虎吼!”
“嗷~~~”一声咆哮,虎威的实力陡然暴涨,一拳砸在了唐坤的身上。
“佛法,无敌!”
“轰!”
唐坤被打的倒飞了出去,这一次,唐坤的拳头上多了一道暗伤,但是唐坤却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长棍,任由唐坤飞退。
唐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奕天破邪杖散发出的佛光将他的身体修复,唐坤胸口的伤口也在缓缓的愈合。
唐坤的佛光虽然也有治愈效果,但是和周溪汐相比还是逊色了不少,如果周溪汐出手的话,唐坤身上的伤势很快就会痊愈,而奕天破邪杖上的佛光也会慢慢的愈合。
我在末世种个田
“去你的,人类。”
虎威一个箭步上前,对着唐坤就是一拳。
唐坤深知虎威的厉害,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的,唐坤将奕天破邪杖高高举起,指向了虎威。
“金刚镇印!”
一道佛光闪过,一座金刚般的佛陀浮现在了虎威的头顶,绽放出一层佛光,直接将虎威的气势给压制了下去,让那虎威的冲势顿时烟消云散。
“虎相,虎吼!”
吼!
一道狂风从虎威体内迸发而出,直接将头顶的金刚佛像给击碎。
风从虎,这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能力,也是一种风属性的能力。
一掌拍碎了金刚佛像,虎威怒目而视,直接扑到了唐坤的面前,一双利爪向着唐坤狠狠的拍了过去。
“佛法,金刚怒目!”
唐坤也是将自己的力量灌注到了自己的身上,挥舞着奕天破邪杖迎向了虎威。
“轰!”
唐坤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奕天破邪杖,与虎威缠斗在了一起,两人的实力都很强,虎威的实力比唐坤还要强上一筹,唐坤被打的口吐鲜血。
可是唐坤在奕天破邪杖的佛力加持下,并没有被虎威击溃,魂珠也在不停的旋转,一股股的佛力从他的魂珠中喷涌而出。
在这种爆发式的战斗中,唐坤的魂珠速度越来越快,一道道佛光和魂力也在不断的被提纯。
“轰!”
唐坤被一拳打的倒飞出去,砸在了几颗大树上,唐坤从废墟中爬了出来,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强大。
唐坤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脸愤怒的看着虎威,两人谁也不肯退让。
“狂暴之杖!”
唐坤提着奕天破邪杖,猛然向前一扑,狂暴的异象让他的身体都为之一颤,他直接抬起爪子就朝着唐坤扑了过去。
咚咚~~~
两人又战在了一起,唐坤的攻击越来越凶猛,隐隐有压制住了虎威的趋势,而唐坤的实力也越来越强,越来越强。
“别太过分了,人类!”
虎威被唐坤一掌震得暴跳如雷,两人同时被震退,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
“虎相·本身现世!”
虎威大吼一声,全身魂力涌动,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在他的身体之上,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只五颜六色的老虎。
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传遍了整片森林,就连翁天雷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周围空无一人,甚至连一只魂兽都没有,这一声咆哮,让唐坤直接扑向了他。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这片森林里根本就没有一只魂兽,虎威又怎么会让唐坤在自己的地盘上安然无恙?
“狂暴之杖!”
眼看着虎威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唐坤高举着奕天破邪杖,悍不畏死的朝着虎威的头颅砸了过去。
轰隆隆!
虎威一双巨大的虎爪拍下,唐坤连连倒退,奕天破邪棍的威力完全无法抵挡。
即便有佛光的加持,唐坤也是节节败退,疯狂的挥舞着疯魔杖,却被虎威一爪子拍飞。
唐坤节节败退,虎口裂开,唐坤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显然是被虎威连续的攻击给震伤了。
“给我去死吧!”
唐坤被虎威一拳轰飞,砸进了树林之中,将周围的大树都给砸倒在地,虎威抬头一看,只见唐坤撑着一根破邪杖,从地上爬了起来,吐出一口鲜血,擦了擦嘴角,一脸不甘心的看着唐坤。
“杀!”
虎威觉得自己的尊严被践踏了,他要将唐坤斩杀,绝不会让他再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唐坤握紧了手中的奕天破邪杖,怒吼一声,疯狂的朝着虎威冲了过去。
“轰!”
唐坤被虎威的爪子拍得跪倒在地,虎威的爪子紧紧的抓着唐坤的法杖,眼中凶光毕露。
“弟子,切记,千万不要向邪魔低头!”
唐坤脑海中浮现出师父传授他佛门武学时的那一幕,他被虎威按在了地上,唐坤怒吼一声,半膝跪地,艰难的爬了起来。
“人族,我要你死!”
面对虎威,唐坤竟然能挺直腰杆,这让虎威感觉到了自己的虎王之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虎威一尾巴狠狠的甩向了唐坤,想要将唐坤活活打死。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