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月老就是可以爲所欲爲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九章:野心

月老就是可以爲所欲爲
小說推薦月老就是可以爲所欲爲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折梅夫人,我是天庭六界安 全 委 员 会的委员,何仙姑。你当年打上天庭的时候,我还没有成仙,等我到了天庭,你却已经是传说中的角色了,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夫人指教。”仙姑这时突然插嘴道。
“好说好说,老婆子如今被镇压,什么都没有,唯独时间有的是,口齿也还利索,你想问什么,尽管问来就是。”折梅夫人笑道。
“我来天庭后,在天庭档案馆工作过一段时间,据我所知,你们当初打上天庭之前,天庭对你妖界并未亏待,你妖界所有产出都是自收自支,天庭未取一分。”
“当时你妖界各族征战,天庭还常常充当和事佬的身份,甚至由天庭出钱,平息你妖界的纷争,我印象中就有一次,你青丘族与金翅鹏族为了争夺近西与西漠交界处的乌金矿,相互打了百年之久。”
“最后还是天庭出面调解,花费重金在乌泥山建了个乌金矿提炼厂,厂里一切出产青丘族和金翅鹏族各取一半,天庭花了大把的钱,却一点好处也没要,所得全部留在妖界。”
“如今天庭对妖界也极为友善,在妖界虽然有个常驻机构,但是连常驻机构的花销,也都是天庭承担,并未让妖界供给。对妖界一切事务,天庭也承诺只要不危及六界稳定,天庭就不会干涉。”
“以我看,一直以来,妖界其实占天庭的便宜甚多,你们打上天庭又为了什么?你妖界身为六界之一,与六界同文同种,天庭有妖仙,冥界有妖鬼,神界、魔界有妖神、妖魔。”
“算起来,你折梅夫人的真正祖先必然在六界之中,你妖界与六界根本无法割离,妖界虽然名义上归属天庭统治,但你们实际上拥有充分的自主权,你们却还是要与天庭为敌,一门心思想要独立出去。”
“这位青禾小姑娘说得其实不错,在天庭治下,你们本可以在妖界安居乐业,却不停地折腾,勾结洋神,背宗叛祖,花费无数的代价和性命,你有没考虑过值不值得?”仙姑朗声问道。
经仙姑这么一说,王尧也不禁深有同感,自他成仙以来的所见所闻,他觉着天庭倒也不是对妖界刻意优待,而是对六界态度都差不多,除了仙界以外,对其他各界基本都是以不影响该界正常运转为根本。
天庭只把握一个方向,出了大事天庭才会出面,这也很正常,道家可不就是讲究“无为而治”吗?在“无为而治”之下,人界、冥界、神界、魔界都没什么意见,为什么妖界就那么不安分呢?
而且根据仙姑所说,过去天庭可能对六界管得还要细一些,可是在折梅夫人她们闹过之后,天庭对六界的治理就更加宽松了,说白了就一条,只要你安安稳稳自认是六界一员,天庭就再没有任何要求。
“何仙姑是吧?你左一个妖界、右一个妖界,老婆子听来好生刺耳呢。”折梅夫人嘿嘿一笑。
“应该叫圣域是吧?对不起,我觉着你们的所作所为,实在担不上一个圣字,还是叫妖界习惯些。”仙姑冷冷地回答。
“可以可以,无非就是一个名字,老婆子不是也给仙人们叫做骚婆娘吗?是叫圣域还是妖界,又有什么打紧?”折梅夫人又是一笑。
“你只看见了乌泥山的提炼厂,难道没看见仙界广袤的疆域?天庭有必要来和我等计较那区区一个乌金矿?所有种种还不都是天庭在市恩愚弄我等罢了,一个提炼厂就想把我等收买了?当真可笑!”
“老婆子倒觉着自从我等打上天庭之后,天庭不再做那拉拢挑拨的鬼祟勾当,倒也算是我等当年的一件战果了。你说我妖界与六界同文同种,这个老婆子不否认。”
“我们反的本就不是六界,反的只是天庭而已。要我老婆子说,六界干脆散了,合成一界那是最好,就像我圣域各族似的,咱们相好的可以搞个联盟,不相好的大家干脆老死不相往来。”
“谁做老大,各界自己定,那些仙人凭什么弄个天庭搁咱们头上作威作福?”折梅夫人笑着问道。
“反天庭不反六界,六界拆散,各成一界?你这话可当真荒唐,天庭与六界如何能够分得开来?”仙姑听了折梅夫人的话语,不禁一惊。
“你觉着荒唐,老婆子可一点也不觉着。你说我等勾结洋界,不错,你看看洋界,有六界这种花样吗?洋鬼、洋人、洋神,大家统统都在一个界面,大家都是盟友,从来就没一个天帝在上面居高临下!”
折梅夫人昂然道。
“这……这恐怕才是你们真正的目地吧?要打破六界混同一界,从此再没六界之分,人鬼杂处,神魔共居?”仙姑惊悚地瞪大了眼睛。
王尧从来没去过洋界,只是在人界听说洋界似乎什么都比人界好,连狗都要高级许多,他原本只是当个笑话来听,对洋界并未就此产生多少好恶之感,可他现在听了仙姑的话,顿时就觉出问题来了。
就凭人鬼杂处、神魔共居八个字,王尧凭想象就能知道,洋界该是个多么混乱的地方,那里定然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是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
他终于明白折梅夫人等妖界大能为什么要打破六界了,打破六界,妖就不再是妖,凭他们天生的能力,他们完全可以跻身神魔之列,可以肆意欺压那些没有任何仙术、法力的凡人。
从洋界没有妖怪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不是没有妖怪,而是妖怪都成了洋界的上层,他们改头换面,有了一个统一的名称“洋神”!妖怪们是得意了,可那些凡人怎么办?
等待他们的,难道只能是被欺骗、被奴役、被剥削、被压迫、被宰割的命运?想一想都可怕,鬼、妖、神、魔、仙一座座大山压在凡人头上,就算凡人不甘自己的命运,却又如何能挣脱得出去?
“不成!六界绝不能拆散,凡人绝不能接受那般不公平的对待!”王尧越想越是担心,忍不住脱口叫道。
“你这小娃娃,凡人无非就是一坨没用的走肉而已,你在意他们做什么?”折梅夫人不屑地道。
“六界轮回,我相信洋界也是一样,我就是从凡人成仙的,即便有谁生来是仙人,但轮回六界,总有一世可能成为凡人,你总不能说,做了凡人就该当是那走肉的命?”
豆腐皮
“就算你认了,我也绝不会同意!没有凡人,何来神鬼仙魔妖?凡人理当该有凡人的世界,理当该有凡人的花好月圆、幸福安好,你想打破六界,想要让凡人永远受欺压,劳资第一个不同意!”
王尧直到此刻才真正理解六界是一种多么正确的存在结构,他保护了每一界的生灵都可以公平的生长,谁也别想利用天生的优势欺压谁,宰割谁,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愿意为了维护六界的稳定去战斗!
“我也是凡人成仙,我也不会忘本,只要你们还想着打破六界,我就会和你们不死不休!”仙姑也在一边沉声道。
“当真是迂腐透顶啊!青禾,你和他们不同,你生来就是青丘一族,与凡人沾不上半点边,如果你还自认你是青丘族的后代,你就有义务打破这六界,为我们妖族争得一个崭新的未来!”
折梅夫人知道仙姑、王尧立场坚定,不容改变,就转而去劝说青禾。
“可是……我……我也是要轮回的啊……”青禾对折梅夫人的理念却并没有多么认同。
“傻孩子,我等掌握了六界,你想轮回成什么,还不是由你自己来定?既便你现在去了冥界,老婆子都有手段叫你继续再世为妖,继续做我青丘族的后代!”折梅夫人道。
“青禾,折梅夫人说的不错,关键是你愿不愿意做那样一个人,把自己的所谓幸福、荣光建立在掠夺、欺压、宰割别人的基础之上。”王尧看向青禾认真地道。
“小子别胡说,青禾不是人!她是妖!她生在妖界!生在青丘!她是妖!是妖!……”折梅夫人在井下陡然咆哮起来。
“王……大哥,我们走吧。”青禾黯然看了看那口深井,扭头对王尧道。
“我们走!”仙姑点点头,与王尧、青禾一起转身推门而去,背后井下折梅夫人依旧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嚎叫着。“青禾你是妖!是妖!是妖!……”
“我去!你们怎么刺激了那骚婆娘?动静不小嘛,这么兴奋的?”见了三位,招财眨巴着两只大眼睛好奇地问,那边莫广目忙不迭地在办公桌上启动了镇压法阵,折梅夫人疯狂的声音才终于消失了。
“她自己发疯,没谁刺激她,不过是问了问她当年为什么要打上天庭而已。”仙姑面无表情地对招财道。
“什么破烂问题嘛?野心知道不?欲望知道不?贪婪知道不?你不用问她,我都能告诉你。”招财小身子一蹦一跳地道。“只要遇着那主动挑事的,往这三项上面去找,准能找着原因。”
“也有可能是寻仇吧?”王尧在一边插嘴道。
“寻仇叫主动挑事?你小子的逻辑可不大清爽哦!不过……善于独立思考也算一个优点,孺子可教,我一说你就触类旁通,不错不错……”
“唔……劳资今天心情不错,你若愿意磕几个响头,劳资说不定就收你小子为徒了,咋样?劳资可是大乘强者,很厉害的那种好不好。”
“你小子若是拜了劳资为师,可再不会犯那种逻辑错误,是特么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哦!”招财看向王尧眨巴着眼睛,满脸诱惑的神情。
“你拉倒吧,连我界面板的仙界界面都打不开,还吹牛?难道我……我长了一副容易上当受骗的模样,让你觉得有机可乘?”王尧急忙摇头。
“探完监就赶紧走,别墨迹了!你……你特么说什么呢?谁说劳资打不开那玩意了?你等着,劳资指定打开它让你吃惊一下!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招财一边催大家顺着巷子离开,一边和王尧斗嘴。
“组织干部科柯科:热烈欢迎婚管科王股伤愈复出,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劳人科胡科:王股长总算回来了,兄弟可想死你啦!”一阵瓢泼大雨般的泪水瞬间泼洒在屏幕上。
“保卫科张科: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老王你不地道啊,出去干了那么大一档子事情,也不知道喊上兄弟们一起,可不该着受伤?如果有兄弟们在,半根汗毛也轮不到你掉嘛,老王你说是不是?”
“工业科陈科:张科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王股这次绝对是九死一生,我天天考试我知道,这次政治考题都特别加试了一道,如何通过妖界事变充分认清新形势下六界斗争的复杂性和危险性。”
“工业科陈科:据说妖界办事处都被连锅端了,妖界办事处可是与咱们人界办事处同级的机构,你去了能干啥?还不是送人头去?还得说我们王股厉害,真真的力挽狂澜啊!”
“工业科王股:陈科说得对,我这次政治考试就考了那一题,25分的附加题呢,而且据说这题还没有标准答案的,以后还会不停地考,我都在发愁,将来再碰着这题该咋办?”
“工业科陈科:对啊,王股亲身经历过妖界的事儿,感受最深,麻烦您说说这六界斗争的复杂性、危险性究竟应该包括哪些内容?”
“工业科陈科:我觉着新形势下天庭各级仙人理想信念需要经受新的考验,应该算一条吧?”
“交通科李科:老陈你读书读傻了吧?王股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他在妖界一门心思和敌对势力做斗争,生死都顾不上,哪里会想到什么意义、考验之类的玩意?”
“工业科陈科:老李,这我可就要批评你了,吕仙早就说过,咱们仙人的行动是受思想支配的,王股正是因为有正确的思想武装,在妖界才会有那等大义凛然的行动,这里面是有必然因果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