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花繞凌風臺》-第兩百零一章:謝虛頤分享

花繞凌風臺
小說推薦花繞凌風臺花绕凌风台
唐渐依在水中如同一条灵巧的美人鱼,晶莹的水珠从她莹白的俏脸上滚落而下,她看起来是那样朝气勃勃。
此时日头正盛,阳光直射而下,水花飞溅间,折射出一道绚丽的彩虹。
凌汐池怔怔的仰头看着,唇角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眼角却有泪水滚落出来。
月弄寒也跟着笑了起来,满眼都是数不尽的温柔。
他知道她已经重新振作了起来。
唐渐依伸手将脸上的水珠一抹,得意的笑道:“怎么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不错吧,这个地方虽然不一定能摔死人,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跳的,整个凌云寨就我一个人敢从上面跳下来。”
月弄寒看着她由衷道谢:“多谢你了,唐姑娘。”
唐渐依斜睨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帮你,要你道什么谢。”
月弄寒笑道:“谢你这份古道热肠,不是所有姑娘都像你这样敢想敢做的。”
唐渐依眼睛一亮,像清澈的水晶。
凌汐池看着月弄寒,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你……还……号称……就敢……跳……笨死了……”
春寒料峭,潭水还是刺骨的冰凉,见她上下牙床直发抖,月弄寒连忙带着她游上了岸。
直到三人都上了岸以后,月弄寒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他伸手拉着她的手,不敢相信的问道:“你……”
凌汐池手指放在唇边轻轻的嘘了一声,视线落在了山间的一片新绿之上,终于开口说了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句完整的话:“别说话,你看,春天来了。”
月弄寒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整片山上都是新抽的嫩芽,微风拂过时,漾起一片清新的绿波,鸟儿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叫着,处处都是勃勃生机。
他仿佛这才发现,原来春天真的来了。
原来春天是这样美的一个季节,原来绿色代表的是生命,是希望。
凌汐池望了远山很久,又将视线落回到眼前一身狼狈却难掩清雅风姿的青年身上,也不知是疲惫,还是喜悦,嗓子一片干涩,纵然千言万语涌上嘴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数个日夜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早已用尽了她的体力,若非赖着浑厚的内力,她根本撑不到现在,现在她终于肯放过自己,疲惫、饥饿、寒冷等各项身体机能全部回来了。
她断断续续道:“冷……饿……困。”
说完这些后,她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
月弄寒见她晕过去,急忙将她抱回了小木屋。
唐渐依替她换好了干净的衣服,才走出门去,看到远远的守在外面的月弄寒,忍不住道:“你倒是个难得的正人君子。”
月弄寒走上前来,问道:“她怎么样了?”
唐渐依道:“别担心,她就是太累了需要休息而已,我保证她只要好好睡一觉,再好好吃一顿,立马生龙活虎起来。”
月弄寒想了想,还是冲她道:“麻烦唐姑娘还是替我找一个大夫来给她瞧瞧。”
唐渐依笑了起来,眼睛像轮弯弯的月亮,连连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恰好几日前寨里来了一位姓谢的大夫,是我二叔从山下带回来的,我这就去让他来给她瞧瞧。”
月弄寒朝她微微颔首:“多谢姑娘。”
唐渐依不满道:“一会儿功夫你说了多少个谢谢了,你能不能别老说多谢啊,你们现在既然身在凌云寨,就是我们寨里的兄弟,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别老说这样见外的话。”
月弄寒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急道:“唐姑娘,我不是……”
唐渐依抬手止住他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想说你不是凌云寨的人是不是,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是山贼出身,不屑与我们为伍。”
月弄寒道:“唐姑娘,你误会了。”
唐渐依自顾自道:“山贼有什么不好,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们这些山贼比山下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有情有义多了,我们恨就是恨,爱就是爱,讨厌就是讨厌,才不会两面三刀,做那背后害人的事。”
月弄寒斩钉截铁道:“我相信。”
唐渐依抬眸看他:“你真的相信?”
月弄寒笑道:“唐姑娘坦率热忱,世间少有人及。”
看着他认真的笑容,唐渐依脸一红,嗫嚅着道:“你……你真的这么以为。”
月弄寒点了点头。
唐渐依急切道:“那你怎么不搬到寨子中跟我们一起住?”
月弄寒的目光落在屋中,眼神刹那间变得温柔似水:“唐姑娘,你也看见了,她的情况需要静养。”
唐渐依哦了一声,脸上布满了失望,然后她又像想起了什么,扬着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那等她好了以后你们搬下来和我们一起住好吗?”
月弄寒笑了,问道:“姑娘为何非要我们搬到寨中去住呢?”
唐渐依毫不犹豫道:“因为我喜欢你们呀,我没有兄弟姐妹,寨中与我年纪相仿的又太少,我平时其实也是很寂寞的,况且……况且……”
月弄寒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明白了什么,问道:“唐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唐渐依见他拆穿,也不再拐弯抹角,她两个手指头碰着,不好意思道:“其实是我娘看你灭了……觉得你是一个很有作为的人,你的那些事迹我们也听过,这次我们歼灭了泷日国的五千精兵,这个梁子算是结大了,难保他们不会再一次集结大军围剿我们,我们凌云寨正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我娘她想……”
月弄寒明白了她的意思,叹了一口气道:“唐姑娘,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当时帮你们,是不忍凌云寨就此毁于一旦,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唐渐依一张脸涨得通红,气得嘟起了嘴,急道:“你刚才还说不是看不起我们,说白了,你还是不想和山贼为伍是不是?”
月弄寒无奈道:“唐姑娘,你该知道,无论如何,名义上我都是寒月国的三公子,这点永远都不会变,我插手你们与泷日国的冲突已是不该,怎可再……”
唐渐依道:“可你,可你明明……”
月弄寒的脸色一黯,低声道:“唐姑娘,在下言尽于此,还请姑娘见谅,若是有什么失礼之处惹得姑娘不悦,我们会即刻离开凌云寨。”
唐渐依急道:“不愿意就不愿意嘛,我们又没有逼你,好了,不说了,你们就安心住在这里,那些话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月弄寒冲她微微颔首,突然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对着唐渐依道:“唐姑娘,虽然在下并没有资格干涉你们凌云寨的内务,但是你们擒获的那个小将军,还望唐姑娘多加照拂,万万不要让他被人折辱了。”
唐渐依气红了脸:“你别提那个王八蛋,自从你说不要伤害他,我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他不领情就算了,还给我蹬鼻子上脸,不是好肉他不吃,不是好酒他不喝,就差没让我再给他送两个姑娘去了。”
月弄寒一时语塞:“这……”
他想了想又道:“其实你也不用这么迁就他。”
唐渐依气得牙痒痒的,转身摩拳擦掌的就要走。
月弄寒连忙唤住她:“唐姑娘,你这是要……”
唐渐依头也不回道:“生气了,找人出气去。”
过了一会儿,她又道:“你回去吧,我会把大夫给你送上来的。”
谢虚颐刚走到山上的小木屋前,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树开得正灿烂的杏花,花白胜雪。
花树下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正在聚精会神的煮粥。
白衣亦胜雪,温润干净到极致,就像是挂于九霄的一轮明月,高贵雍容,带着些萧索,带着些寂寞,又带着几分洒脱,看起来似近在眼前,伸手就能触碰到,可若真想走近,它却永远遥不可及。
他的表情极为认真,好似眼前这碗粥的重要程度对他而言不亚于正在处理一桩国家大事。
那双手,那样的风度,是应该坐于朝堂之上指点江山的,不应该囿于眼前的一碗粥,可他偏偏就是在煮一碗粥。
谢虚颐只瞧了一眼,就知道那碗粥肯定不会难喝,因为用了心的东西往往不会差到哪里去。
月弄寒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眼神,扭头看去。
只见一个男子站在他的身后,身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青衣,身姿挺拔如一竿修竹,一双眼睛如水般明澈,虽说是在淡淡的看人,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灵慧,里面蕴藏着波澜不惊,从容淡定。
月弄寒看着他,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怪,明明只是第一次见到眼前的这个人,却好似见到了相交多年的知己。
ID:INVADED #BRAKE BROKEN
谢虚颐同他对视了一会儿,才道:“我是大夫,少寨主说这里有位病人,让我来看看。”
月弄寒用手中的帕子擦了擦手,才将他带至了屋内。
谢虚颐只看了床上的少女一眼,便感受到了她体内澎湃的真气正在流转,他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伸手替少女把了把脉,道:“她的病不需要我看了。”
月弄寒问道:“真的没什么大碍吗?”
谢虚颐扭头看着他,极为认真道:“她现在只需要一味药。”
月弄寒挑了挑眉头:“什么药?”
谢虚颐伸手指着那锅正在煮着的粥,又道:“或许你可以多准备一点。”
眼看谢虚颐正要离去,身后突然响起了月弄寒的声音:“你不是一个大夫。”
谢虚颐扭头看他:“治病救人,我不是大夫是什么?”
刀劍天帝 神馬牛
月弄寒道:“兄台的气度,这小小的寨子是容不下的。”
谢虚颐笑道:“可我偏偏就是一个大夫。”
月弄寒问道:“不知兄台主治何症。”
谢虚颐回道:“医人医心。”
“兄台贵姓。”
“免贵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