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恐怖遊戲:我是鬼屋NPC笔趣-章一百四十一 跳傘讀書

恐怖遊戲:我是鬼屋NPC
小說推薦恐怖遊戲:我是鬼屋NPC恐怖游戏:我是鬼屋NPC
比试结束,吴昊然以落后三个金属人偶的数据“惜败”,只是训练室里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林泽根本就没有认真比,只是站在那里刷了三分钟的短视频。
吴昊然沉默了几分钟,苦笑一声,表情又变得很坚定,看着林泽:“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的。”说完,他转身离开了训练室。
“他为什么对你有这么大的执念?”苏姚好奇道。
林泽耸耸肩:“这我怎么知道……”
“不过我倒是很欣赏他这种不屈不挠的性格,能够接受自己的失败,才能真正变强。”周越看着吴昊然离开的背影忽然说道。
“那你怎么就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上次第四名被我抢了,听说你委屈得不行啊?”王胖子趁机嘲讽道:“你跟你哥比起来,唉,差得太远了。”
“你!”
两个活宝又吵成一团,苏姚看不下去了,戴上耳机自己走去打靶。
沐霏語 小說
林泽悄悄凑到夜阑身边,小声问道:“帅哥,知道考核的考题是什么吗?”
夜阑失笑:“原来你肯来这里,就是想问这个?”
林泽羞涩一笑,点了点头。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夜阑摇头道:“训练基地的整个训练计划都是阎罗亲自监督的,没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
“好吧……”
几天后,午夜十二点。
又是一个训练周期结束,第一个月的训练也来到了尾声,每天都是高强度的训练,学员们只能通过静坐来休息,除此之外,他们仅有一次在宿舍睡觉的机会,那就是训练周期结束的那一天,可以什么都不管,在宿舍好好睡上一晚,然后第二天开始第二个周期。
这种训练方式,就连身为觉醒者的学员们都会感到吃不消,甚至有人因为虚弱而晕倒,但是没有人退出,因为退出是不被允许的,至少在觉醒针的逆转药剂研发出来之前,是不允许的。
如果换成普通人,这样的训练方法就不叫训练了,叫谋杀……
夜晚的训练基地很安静,直到一声警笛将所有人的惊醒。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大家快醒醒!”李飞第一个从床上蹿起来,警惕的喊醒所有人。
宿舍门口传来刷卡的声音,随后房门就被一脚踢开,张教官大步走了进来,大声宣布道:“穿上你们的训练装,立刻到广场集合!月末考核马上开始!”
宿舍四人面面相觑,什么鬼,这就开始了?都不知道要考什么!总不可能是考平时的训练项目,那还有必要考吗?排行榜上的排名已经足够作为分数了……
林泽几人穿好训练服,快步冲出宿舍,整个基地都充斥着急促的脚步声,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大批学员,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茫然的神色。
教官们手里拿着不同颜色的卡片随机发给手下学员,当所有人都拿到卡片之后,便像是被赶鸭子一般赶到了基地外围的出入口。出入口的几条轨道上停着十几辆轨道车,学员们一股脑的被塞进了车里,然后轨道车就咻的一下冲了出去……比来时的速度快数十倍不止。
唯一的不同之处是轨道车在地下隧道里忽然转了一个大弯,没有按照原本的隧道离开,而是来到了一处小山谷,山谷中是一片极其隐蔽的大型停机坪,十架运输机静静停在上面。
“红色卡片进一号机,黄色卡片进二号机,蓝色卡片三号机……速度登机!”
一个月的训练,已经让学员们养成了听从命令的本能,运输机一架接着一架的起飞,直到坐上飞机,学员们才知道考核内容——
独自进入鬼屋,确保自身和所有玩家的安全。
“鬼屋?哪儿来的鬼屋?”和林泽一起被分到三号机的李飞纳闷的自言自语道。
BLEACH
“不要发愣,穿上你们的装备……你特么扣子都不知道怎么扣是吗?!”飞机上有一个军装大胡子在机舱内来回巡视,检查着每一个人穿戴装备。
“教官,你让我们穿的是什么啊?”有人疑惑的问道。
“降落伞。”大胡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啊?一会儿我们要跳伞吗?!”机舱内的学员们顿时炸开了锅,纷纷大声道:“教官,我们可没有学过跳伞啊!这么高会摔死人的!”
大胡子沉默的在原地站了两秒,忽然扯过一个离他最近的学员,揪住对方的耳朵大声吼道:“跳伞有什么难的!保持你脸朝下,心里默数二十秒,然后拉开伞索,这很难吗?不是有手就行?”
“说起来的确简单,可我们终归是没有经历过训练,我们如何能保证能准确降落?如何能确保我们在空中不会相撞?我们也是人,摔下去会死的!”一名学员涨红着脸据理力争,却引来的大胡子教官的怒火。
他咆哮起来:“你们可是觉醒者!是士兵!不要再把自己当成普通人!相撞?准确降落?不需要!你们只需要服从命令,然后跳下去!你们的守护灵是干什么用的?你们的超凡体质是干什么用的?再婆婆妈妈老子就收了你们的伞,再一脚把你们踹下去!”
学员们都是一愣,这时他们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而是拥有超凡力量的觉醒者……
见没有人再有质疑大胡子掏出一叠纸开始发给每一个学员。
林泽接过纸张,赫然发现这竟然是一张鬼屋邀请函……
“打开你们的APP,输入上面的地址,飞机飞到目标城市上空时你们的手机就会提醒,到时候不要磨叽,直接跳,就这样。”大胡子说完便转身走进了驾驶舱。
“这会不会有点草率了……?”李飞看着手里的邀请函郁闷的说道。
林泽看着手里的邀请函,上面的地址是吉滨市的一家游乐场,他打开地图看了一眼,发现距离训练基地所在的九龙山并不远,于是拍了拍李飞的肩膀:“先走一步。”
李飞愣愣的点头:“祝你好运……”
此刻,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这次考核正在被全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