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摘仙令 ptt-番外 月亮宮之林薇2鑒賞

摘仙令
小說推薦摘仙令摘仙令
洛飞雪?
绝对不认识。
不过聂远很欣赏对方干脆利落的性情,“金风谷聂远,不知师妹是哪个峰头的?”
聂远?
救命?
是那个在仙盟坊市大叫救命的吧?
演功堂里,所有人都回过头来,那眼里的八卦如熊熊烈火,都特别的亮。
聂远心下一突, 脸上瞬间烧起来。
“……原来是聂师兄!”
洛飞雪当然听说过修仙界最好笑的八卦,眼见对方脸红了,她连忙把诧异和好奇按住,“我暂时还是外门弟子,要等到结丹才能拜师。”
这世上有多少人羡慕聂远啊!
到演功堂拼命,洛飞雪也是希望能被宗里哪一位长老看中。
如果没有仙级以上的长老看中她,结丹后, 她就只能拜入化神星君门下了。
唉!
如果那样,她以后的路,就注定比这位聂师兄,差上百倍不止了。
“不过,聂师兄,你怎么到演功堂来啊?”
“我……我受师命,到演功堂挑战同阶同门。”
啊?
所有还在擂台上的结丹修士,心下都是一惊。
能被金风谷林长老上赶子收徒,这聂远一定很有过人之处。
现在他要挑战他们……
“原来如此,那聂师兄请!”
洛飞雪急忙让开道。
普通结丹修士的擂台战,都对她很有启发,更何况金风谷聂远了。
传说金仙谷十大弟子,除了最开始的敖象和小贝, 后面的八人不论在乱星海还是幽古战场,都曾立下过赫赫战功。
后来的食血虫入侵, 他们更是跟林长老一样,战在第一线上。
有传言说,千道宗最强战力,就在金风谷。
而聂远又是金风谷的人……
众人和洛飞雪一般,都顾不得八卦, 想要第一时间见识金风谷的修士,是怎么干架的。
“这位师兄……”
聂远不是傻子,从洛飞雪的态度上,马上想到转移那个要命八卦的最好方法,“聂远可以挑战你吗?”
倒霉被盯的楚枫好气,他好想说不可以。
身为楚家子弟,他当然更清楚金风谷的人,都是怎么提升自己的。
楚家有一段时间,也试着学习过,可是……
“我既然站在这擂台上,自然是谁都可以过来的挑战的。”
楚枫擦了擦自己的剑,“对了,先自我介绍一下,仙台峰楚枫,聂师弟,请!”
渲百大长老是他家老祖,真要论起来, 随庆长老还欠他们家一条命呢。
龙王陛下的逆鳞公主
这么多年来, 金风谷的人一直对他们楚家子弟, 甚为礼遇。
楚枫真心希望, 一会打起来的时候,聂远能看在两家的交情份上,给他一点体面,不要让他输的太快,太惨。
只要熬过这一天,他就请假,三天后再来。
“原来是楚师兄!”
师兄师姐们偶尔也会在吃饭的时候,跟他介绍各個峰头。
仙台峰他当然听过,渲百大长老的峰头嘛!
不过,他老人家虽是宗门大长老,却常年任职在仙盟,在那里当理事长老。
仙台峰真正管事的是楚天阔楚师伯,他还监管刑堂,楚家虽是千道宗第一世家,却因为渲百大长老和那位楚师伯,一向低调的很。
“小弟得罪了。”
执事弟子敲响扁钟的时候,聂远迅速出手。
跟着师兄师姐们进擂台,慢十分之一息,他要挨的打,都会重上三分。
连着被操练两年多,这一会的聂远也想知道,自己在真正的结丹修士面前,是个什么水平。
所以出剑的瞬间,聂远就只认一个字,赢!
大师兄敖像说,不管打赢打不赢,总之,气势一定要足。
常雨师姐当年打不过人,牙都干上了,那一战,她虽然没在猫儿师姐那里找到任何便宜,但是,从此以后,不管是谁,对上她的时候,都注意着,不把她逼疯了。
所以这一注意,十有八九……,就得输。
聂远一直遗憾,咬不动早就成仙的师兄师姐,现在……
叮叮~~
叮叮叮~~~~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聂远连个热身都没有,一上来就下死招,把楚枫逼得好像要哭了。
“你输了。”
聂远一剑顶上楚枫的额头。
楚枫偷看了一眼擂台大阵启动时,自动翻转的水漏,面如死灰,“你赢了,此战,我败!”
七息都没有撑到,丢死人了。
而且他还只有挡挡挡,根本就来不及还上一剑……
一隻青鳥 小說
“师弟,你可以去下一家了。”
桃运小神农
“得罪!”
聂远有些欣喜的转向下一擂。
没到半个时辰,演功堂里,鸦雀无声。
台下观战的洛飞雪,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她没有看到炫酷的道法,惊艳的剑法,可以说,啥都没看到,眼睛来不及,唯一能盯的只有努力防御的守擂师兄。
可是,哪怕做足了防御准备,一个个的……也败的前所未有的惨。
太快了。
还有剑的力量也不对。
那沉重的‘叮’音,分明带着万钧之力。
以快、重,力压所有人。
洛飞雪忍不住好奇,他修的什么锻体功法。
“得罪!”
结丹二十四个擂台,全都打完了,省了半个时辰呢。
聂远心情甚好。
虽然知道这样干有些对不住大家,可是,谁让他有那么要命的八卦在那呢?
猫儿师姐说,想要不被人笑话‘救命’,最好的办法,是让大家见着你就怕,没人敢在伱面前说出那两个字。
他——做到了。
聂远跳下擂台,站到还没有拜师的洛飞雪面前,“洛师妹,我有些心得体会,能麻烦你,帮我写到这里的公示栏上吗?”
啊?
“可以可以!”
心得体会呢。
虽然帮他干事,可能会被某些心胸窄的人针对,但是,谁能拒绝得了天才修士的心得体会呢?
“给!”
聂远朝洛飞雪露了八颗牙,“这是我自入金风谷以来,所有擂台战的心得体会。”
他很无耻的塞给她一个乾坤玉箱,“麻烦师妹,以后每天按顺序帮我写一份,做为报酬,你可以先看,写完了,这些也都是你的。”
啊?
洛飞雪眼睛大亮,“多谢师兄。”
师兄一战成名,他的心得体会,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
洛飞雪感觉未来会有无数仙石,朝她飞过来。
“师兄,我……我可以给性急的师兄,复制几份吗?”
“……可以!”
曾经没钱的聂远,马上知道了她的意思,声音不由自主地就变软了些,“东西在你手上,你想怎么做都行。”
想要卖钱,那就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