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霧都偵探-第四百八十章 導師(上)推薦

霧都偵探
小說推薦霧都偵探雾都侦探
梁袭一通乱猜,对了一些,错了一些,他不管,他要捣乱。梁袭道:“罗密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朱丽叶从后视镜看罗密欧,语气担忧问:“衣服上的血是你的?”
“不是。”罗密欧道:“我没受伤, 为什么去医院?”
“我想我女朋友了,找个借口去探望她。”梁袭没等罗密欧说话,道:“她是正经mi6离职特工。”
罗密欧敏锐发现话点,问:“她为什么离职?”
梁袭道:“她上司叫地中海,是个老混蛋。竟然要求天教信徒的她去勾引一个美国人。”
“这么过份?难道就不要尊重基本的信仰吗?”
梁袭道:“哪有信仰可言。特工特别是一线特工为了英国,为了女王牺牲是很大的。”
罗密欧看朱丽叶, 问:“你没事吧?”
朱丽叶知道罗密欧问什么, 忙回答:“我没有,我没有参加过不好的任务。”
这是两人交谈最正常的一句话。为了让罗密欧放心, 朱丽叶简单描述了自己的工作,他们是一个小组,负责监视人员与追踪信息,还有窃听等工作。
梁袭一边道:“她泄露工作机密,要坐牢。”
梁袭吸引火力,父女有了共同讨厌的人,车内的气氛缓和了很多。梁袭如同小痞子一样,对于责怪和驳斥完全不在乎。梁袭本就出身街头,当过小偷,做过扒手,在约翰教导下才变得人五人六。脑子一抽犯起剑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罗伯特变化不大,头发整洁了许多,见到梁袭, 热情握手拥抱。梁袭介绍了罗密欧, 罗伯特听说过罗密欧,分别和罗密欧与贝克寒暄握手。
今日值勤还是蓝河小组,气氛比上次要好一些,有两个逗比在旱地比赛无手绷腿游泳,一群逗比在一边加油。
梁袭三人是来刀锋当裁判。金童玉女回到基地将斯科夫关押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调查工作。首先他们要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刀锋要羁押斯科夫。斯科夫只是mi5的一名线人,没有公职,也没有掌握情报的可能。只有想明白刀锋羁押斯科夫的意图,才能进行针对性的审问。
梁袭很随意的拿了探员送来的咖啡,拉椅子坐在菲奥娜身边,菲奥娜是刀锋内最熟的熟人。坐下后,梁袭道:“警告你,离我女朋友远点。”
菲奥娜边折腾电脑边回头看一眼梁袭:“呵呵,怕了?”
梁袭问:“你很闲吗?”
菲奥娜:“谁让你留在冰岛不回国?谁让你去瑞典?卡琳在医院熟人不多,同一個系统的人要么嫉妒她,要么尊敬她。工作之余毕竟还有生活,连买一套化妆品都没有人商量,会不会太悲哀了?喂!”
“嗯?”
菲奥娜拉椅子靠近梁袭,左右看了看,问:“十字架闪存是什么情况?”
“你无法保密。”
“我就是好奇。”
梁袭道:“好奇害死猫。我只能说这个故事可能还没有结束。别凑那么近,贝克在呢。”
梁袭朝贝克笑笑,贝克回应随便笑笑,指自己双眼表示自己看着呢。梁袭轻声道:“能不能找个借口和你爸爸见个面。”
眼泪中的凝视 永恒的婚礼钟声Ⅲ(境外版)
“为什么?”这就是菲奥娜,她不先说可以或者不可以, 她先好奇,你为什么要和我爸爸见面呢?
梁袭道:“有消息说你爸爸知道约翰之死一些事。”
菲奥娜点头:“今天我约了他吃晚饭,一起去吧。”
梁袭道:“我意思是你问下你爸爸方便不方便晚上打扰他。”
菲奥娜本想说没什么,但她也是聪明姑娘,立刻明白梁袭的意思,道:“有个条件。”梁袭要先弄清楚菲尔想不想聊这个话题。
全职丫鬟:我的将军大人
“什么?”
菲奥娜道:“我的公寓近期装修无家可归,我可以和卡琳商量去玛丽家暂住一两个月吗?”
梁袭道:“这得问玛丽,毕竟是玛丽的家。”
菲奥娜:“哈!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我不会是你的情敌。”
梁袭道:“我只是不想让卡琳找到更多借口欺负我。”
两人聊天中金童去找了罗密欧,玉女找贝克。贝克把玉女朱丽叶引到梁袭面前:“对他说。”
梁袭和朱丽叶年龄相仿,之前算有过节。朱丽叶调整心态,以下属的姿态将自己拟定的审问策略递给梁袭。梁袭接过来看,上面列出了八条,字写的不错。梁袭道:“我是侦探,最不擅长审问。即使如此我也认为你的审问策略有很大的问题。你必须先确认主题。你写杀害女友爱芙的过程和原因。你难道希望斯科夫把答案给你吗?”
梁袭念道:“三个重点,为什么杀死爱芙?为什么攻击警探?你是否为mi5外的机构效力?如同我审问你:你为什么和你爸爸关系不好?你为什么加入mi6?你为什么主动回到伦敦?三者看似有联系,实则没有直接关联。我个人建议你只问一个重点问题,你要围绕这个重点问题列出你的已知信息,再通过已知信息让对方无法判断你到底知道多少,甚至无法判断你是不是只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朱丽叶摇头看梁袭,不理解。
梁袭问:“你认为斯科夫最主要问题是什么?”
朱丽叶回答:“杀死女友爱芙。”
梁袭道:“那是你爸爸的主要问题,不是你的主要问题。你爸爸是凶杀案的警探,他才要考虑斯科夫怎么杀死爱芙。”
朱丽叶不太肯定问:“我应该调查斯科夫为什么杀死爱芙?”
梁袭点头:“有点意思,再联系事实。”
朱丽叶道:“今天上午警探对爱芙单独做笔录之后,斯科夫杀死了爱芙。”
梁袭点头。
朱丽叶受到鼓励,道:“笔录的内容是意大利餐厅人质案,也就是说爱芙之死和意大利餐厅人质案有直接关系。”
梁袭举大拇指。
朱丽叶:“有一条信息,爱芙辞去了家政的工作,到意大利餐厅成为一名临时工。啊!说不定爱芙与韦德之死有联系,极有可能与斯科夫有关。可是斯科夫为什么要杀韦德呢?”
梁袭道:“你问到问题的核心,这才是斯科夫到刀锋受审的原因。一位mi5线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他为什么要杀韦德?爱芙是他女友,爱芙如果参与杀死韦德,不等同将他拖下水吗?爱芙在意大利餐厅扮演了什么角色?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很重要。最重要的是?”
朱丽叶瞪大眼睛想了好久:“斯科夫和爱芙都没有协助和主动杀死韦德的理由,最重要问题是斯科夫为什么要杀韦德。斯科夫杀爱芙的原因是为了灭口。我知道了,你问mi5线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有一个不同点,线人需要打听情报,容易被坏人发现,有可能被坏人灭口。同时他更容易接近坏人。也就是说斯科夫的长期线人身份被某些人识破,斯科夫不是拿两份薪水,而是三份。码头薪水,mi5线人费和歹徒的线人费。”
朱丽叶一点通万点通:“mi5安排斯科夫,斯科夫定期向mi5汇报工作。斯科夫成为走私武器和人的最有利协助者。只要他向mi5提供假线报,那就可以掩护真正非法运输者。比如老板要走私手枪,我向mi5提供线报:晚上8点走私药品,mi5抓人带走药品。9点老板携带手枪安全上岸。”
梁袭点头同意。
朱丽叶对梁袭点头致意,转身要去处理他们讨论的资料。
梁袭叫停朱丽叶:“先等等。既然你能想明白这些,你应该需要先做一件事。”
朱丽叶不明白要做什么事。
梁袭道:“今天是斯科夫的休息日。斯科夫在杀死爱芙之前,是否与外界联系?”
朱丽叶道:“是,应该会询问幕后歹徒的意见,或者是向幕后人汇报,幕后人要求他杀死爱芙。”
梁袭道:“那幕后人怎么证明斯科夫没有供出他,或者是斯科夫被逮捕呢?”
朱丽叶:“打电话。菲奥娜姐姐?”
“哇,会叫姐姐了。”菲奥娜道:“把他电话给我。”手机社交软件上有很多保留的语音,菲奥娜可以用这些语音制作一个斯科夫的语音箱,用于电话回复。在斯科夫说真话之前,不能让别人知道斯科夫被警方羁押,否则对方可能会逃之夭夭。
菲奥娜看朱丽叶急冲冲的离开,道:“前面有个尼里,这里有个朱丽叶。你的所作所为很容易引起女性好感。”
梁袭反问:“是我的错?对哦,尼里。”
梁袭记得尼里由黛西安排。上次与卡琳去波比家吃晚饭,梁袭没见到尼里,也没听黛西说起。梁袭联系了黛西,黛西说明尼里当晚在学习英语,加之卡琳在,所以并没有对梁袭说明尼里的事。尼里已经拿到难民身份,过段时间进行运作,通过其姐姐莎莎身份协助,应该可以获得居留权。
黛西:“需要我安排你们见面吗?”
“不,只是朋友提到尼里,我才突然想到尼里。没那方面的事。”梁袭算是明白为什么波比会胡搞瞎搞,原来是有一位得力的后勤大将。自己和尼里是非常干净的关系,只比路人多一点点关系。没想到黛西竟然会考虑自己金屋藏娇的可能。
怪黛西?不,她是一名管家,她做的很好。要怪只能怪她看过太多类似的事。少部分人没有两个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富豪。不是开玩笑,有一些阶层的圈子聚会,带老婆是忌讳,带小三是荣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被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投怀送抱,要他自律是很难的。因为他知道她想要的是钱,一部分钱对富人老男人来说就如同穷人的一根牙刷。反过来说,一个穷人用一根牙刷可以换到妙龄女子,有不换的吗?那么是女子做的不对?要知道她花费一两年时间能赚取自己三十年都赚不到的钱,一旦怀孕生孩,建立信托基金,等同自己和孩子享受终身物资保障。反之,她的孩子必须和底层大军一起争夺分配给他们不多的资源。
但对于梁袭这类中产来说是另外一回事。以卡琳这阶层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来说,扣除爱情不谈,富豪想包养卡琳需要极大的代价,那可不是一根牙刷那么简单,割出一半家产也未必能拿下。同样,勾引已婚的梁袭风险大,回报率不高,最大的回报是上位。如果一名男子损失惨重,抛弃家庭接纳第三者,那么大概率以后他还会接纳别的人。对于梁袭和卡琳这阶层的人来说,最大的风险是爱情,而不是皮肉。
金童萨兰在斯科夫被带进刀锋三小时后,在一名探员陪同下对斯科夫提审。斯科夫的手受伤比较严重,按照刀锋的医生说明,很可能伤害神经线。罗伯特非常关心斯科夫,让医生给他细心包扎,考虑到斯科夫舟车劳顿,医院就不去了。这也算是情报人员的特殊待遇。
养大被吃掉
萨兰审讯把一盘棋走的非常大。萨兰怀疑,是mi5或者mi6的人想除掉韦德,借用斯科夫的身份,让斯科夫协助布局。得知韦德提前一周在意大利餐厅定了位置,斯科夫让女友爱芙更换工作岗位,配合刺杀。萨兰不认为刺杀韦德的是爱芙,因为爱芙没有那个力气,萨兰认为爱芙携带毒药伺机使用。
可以说萨兰这个想法先争论一下。
梁袭和罗密欧在玻璃房外进行了争论,而不是讨论。罗密欧承认萨兰的假设太大胆,但重心落在幕后人身上的策略可行。无论是英国情报机构人员,还是其他人想杀死韦德,一定不会是斯科夫想杀死韦德。给与斯科夫一定的错误情报,引诱斯科夫进行反驳与纠正,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
梁袭认为立足点不够,大家都认同斯科夫杀害了爱芙,斯科夫受雇谋利用爱芙杀韦德。但是具体分析可知,斯科夫杀爱芙基本可以定案,但是是否谋杀韦德,在法律上目前还没有充分证据。
斯科夫的立场的可能一:只承认谋杀爱芙,不承认谋杀韦德,不出卖幕后人。他的刑期没有变化。
可能二:承认谋杀爱芙和韦德,不出卖幕后人,斯科夫基本上就是三十年以上乃至终身监禁。
可能三:承认谋杀爱芙和韦德,出卖幕后人,有可能多了叛国罪,基本上终身监禁。
斯科夫最好的立场是承认杀死爱芙,并且说明是激情杀人,而非灭口杀人,争取二级谋杀。即使是一级谋杀,刑期也有轻重之分。斯科夫一旦坦白自己一怒之下杀死爱芙,斯科夫为了自己未来着想,一定不会咬幕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