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線上看-新書預告Part.1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某阶梯教室,
韩东手握一堆「成绩单」,挥手之间便分发给在座的学生。
“本次期末考试的成绩已出,合格者将依据你们的序号依次前往「真理之门」。
没能通过考试的学生,说明你们还不具备开门的资格。
即便给予开门的机会,你们也很难从门内窥探出有用的东西。
办理离校手续时务必听从安排。
就这样吧,下课!”
距离上次收到黄袍国王的小说已不知过去多少时间。
虽说韩东不存在「年龄」这个说法,
但由于长年上课,同时还要负责监狱的管理工作以及各种实验开发,
整个人的外表还是有些变化,
留着一撮胡子,
略微蓬松的头发也显得乱糟糟的,
在他回到办公室准备稍作休息时,意外发现桌面居然放着一封寄来的信件,用于封口的蜡章豁然正是韩东无比熟悉的虚空印记。
“嗯!尤老师寄来的,难道说……【出口】被开辟出来了!?”
看过信件内容后,韩东立马向Mr.老师交代了接下来可能需要的代课问题,动身赶往虚空。
尤老师、阿水以及被称为【宇宙之心】,完成加冕(终主)的波普已站在虚空大殿后端的洞口,等待着韩东的到来。
“尼古拉斯,能稍微快点吗?都在等你了!”
韩东一上前便搂住波普的脖颈,“刚刚正在上课嘛~就剩最后一层膜了吗……进度比预想的还要快。
话说回来,
风险评估做得如何?完全打通的风险有多大?”
尤老师解释着:
“只要我们待在通道内,不要让身体暴露在‘外面’,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胡桃夹子
一旦感知到危险,我将联合尼古拉斯你,创造一个足够坚固的‘真理虚空’屏障,将出口完全封住。”
“走吧!”
正如信封间所言。
通道尽头,仅剩最后一层薄薄的肉泡薄膜。
在场所有人的心情都极其复杂,这张薄膜之后对应的‘外面’,到底是什么样?这个答案,就连作为「全知全能」的尤老师也不清楚。
随着尤老师伸出触须状的手指,插进薄膜中心。
瓦解裂开。
众人同时将【视野】提升到最大程度,一览‘外面’的全景。
“这是!”
一个個嵌套于高维空隙,具备着不同框架、不同物质基础的【宙域】展示在众人眼前,
每个宙域均由不同的‘根源支柱’。
如果说韩东等人所在的宙域,其根源支柱为「真理」。
一旦脱离宙域,韩东对于真理的驾驭也将完全降为【零】……当然,他本身作为「补全者」的实力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外面不同的宙域间,还存在着「律法」、「命约」、「轮盘」等等不同的支柱体系。
很快,
韩东注意到一处很古怪的宙域,
根本看不清它的支柱体系,而且整个宙域像是遭到病菌侵蚀,其外内均长满着肿瘤、感觉正在溃烂流脓。
素手遮天
“这样宙域居然还能存在?
到底有什么样的生物能生活在这样的体系之下?”

好看的都市小说 《某美漫的醫生》-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美少婦羅賓的訝異展示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毛皮族的族人数量,是很稀少的,在墨非的万国,加洛特除了波克慕斯,都没有看见几个毛皮族人,没想到在这里看见了, 也由不得她不兴奋。
“那只熊,看上去很可爱的样子诶,真想去摸一下。”
娜美也说道。
她拿出了一叠悬赏令:
“唔……心脏海贼团的白熊,它的悬赏金好像才500贝利?”
这样的价格似乎在海贼的世界中,顶多算是白菜价,要知道, 即便是山贼王也是有着800万贝利的存在。
“这么便宜啊?”
罗宾诧异道。
不是每一个毛皮族, 都是天生的战士嘛,这头白熊500贝利的悬赏, 好像为毛皮族丢人了。
墨非笑道:“其实这头白熊,还是很会战斗的,只不过可能是因为长相太过可爱了,所以被当成宠物了吧。”
“如果你们翻一翻另外一个超新星海贼团,草帽海贼团的悬赏金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当中的一只小鹿,悬赏金是100贝利,实际上,那头小鹿战斗力还是挺不错的,可以媲美我们曾经遇到的CP9。”
其实,以乔巴的实力,放到东海的话,妥妥的boss级别的大海贼了,毕竟拥有多种战斗形态,一般的海贼还真不是乔巴的对手, 再加上神医级别的医术, 除了比较萌以外, 乔巴妥妥的是个大海贼!
即便是忽略一切因素,乔巴头上的“鹿茸”,也不止100贝利啊!
这是唯一一个拿着100贝利,却打着上亿的架的“狸猫”,不仅担心敌人,更担心自己。
……防盗内容
2008年,大苹果城,曼哈顿南端,唐人街。
当细碎的金色光芒,斑驳的洒落在房间地上的时候,韩歌房间的房门,嘎吱一声,缓缓打开了。
“轱!”
一颗网球从房间的地板上滚过,没有触发任何意外,撞入了客厅里面。
“没有陷阱?”韩歌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一路上如履薄冰, 终于,他确认了,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来到客厅,一眼就看到餐桌上,摆好的早餐。
韩歌站在餐桌前,看着那一碗豆腐脑,一颗白水煮鸡蛋,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是给我下了毒?”
拉开餐桌前的椅子,韩歌坐下,左手边摆着一瓶洗洁精,右边手摆着一瓶牛黄解毒丸:“虽然这可能有毒,但是如果我不吃的话,她没有发泄得了自己的愤怒,那么按照惯例,日后,我可能会面临更悲惨的处境……所以……”
韩歌悲从中来,没柰何,拿起碟子上摆好的汤匙,舀了一勺子豆腐脑,拿着与胸前齐平的地方,顿了良久。
不得不说,此时韩歌拿着汤匙的手,微微在颤抖。
如果情况好的话,豆腐脑里面加了巴豆,如果情况不好的话,那很有可能就是砒霜……
这是得益于多年和她争斗得出来的经验……想到这里,韩歌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不过一直这么着,也不是个事儿,最后,韩歌一咬牙,一跺脚:“怕个锤子,大不了十八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他拿着汤匙,闭上了眼睛,像是即将执行枪决的死刑犯,张开嘴,将一勺豆腐脑,直接倒入了喉咙里面,根本不敢咀嚼,立即咽入了胃里面。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步到胃……
然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约过去了十来分钟,韩歌惊愕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没什么事儿。
他上下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
“不应该啊?”他疑惑不已,就他昨晚干的事儿,就是被毒死都不奇怪,现在竟然连巴豆都没有放,不像她的风格了。
忽然间,睁开眼睛的韩歌发现,在他对面的冰箱上面,贴着一张便利贴——
“今天又到了收租的时间,你别忘记了。”
那一手娟秀的字迹,让韩歌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他今天还有利用价值,所以暂且放了他一马,不然把他嫩死了,谁去收租,把钱拿回来给她花?
“呼!”韩歌抹了一把自己头上的冷汗,看来自己今天暂时是安全的,这就好。
至于日后的事情,那就日后再说!
韩歌开始开开心心的享用自己的早餐,剥了褐色的壳,然后将白白嫩嫩的蛋拿在手中,一颗豆腐脑,一口鸡蛋,吃的不亦乐乎,既营养,又好吃。
“果然是还是咸豆腐脑才是人间美味,什么甜豆腐脑,都是异端,活该被消灭!”韩歌拍了拍肚子,笑道。
吃完了早餐,也该去主子收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经够大了,要是耽搁了主子用钱,恐怕明年的今天,就真的是他的忌日了。
六月份,天气已经比较炎热了,所以韩歌穿着背心、沙滩裤、人字拖、帆布包,嘴里叼着一根黑色签字笔,开始收租。
韩歌的父母逝去,留给他们兄妹俩一栋楼,一共七层,第一层让韩歌和妹妹住了。
至于上面的楼层,每楼7个房间,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每个房间的租金是每月600美金,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话,那么韩歌将会收到25200美金的租金。
所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收租这种东西,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进了大楼里面,租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里面收租。
“根叔,交租啦!”韩歌一只手拿着小本本,口里面咬着签字笔,另外一只手敲响了房门。
根叔,韩歌早餐吃的豆腐脑,就是他做的。
很快,房门打开,一个长相老成,看着和蔼的发福中年人出现在韩歌的视线。
“hey,包租公,这么早又来收租啊!”根叔笑呵呵和韩歌打了个招呼。
根叔是闽浙移民,所以说话带点粤语腔调,但是韩歌还是大约能够听得懂。
说笑几句,收了租,韩歌干脆利落的敲响了下一个房间门:“尹利亚·伍德,收租了!”
打开门的是个身段高挑修长、身材火辣的美少妇,一张妩媚动人的美艳面庞,举手投足间有迷死人不偿命的风情。
一件蓝色的窄裙,搭配着丝质的白衬衫和蓝色衣服,修长白皙的双脚踩蹬着黑色的高跟鞋。
“小哥哥,你又来收租来了?”尹利亚·伍德看见了韩歌,脸上顿时露出花儿一般的笑靥,水汪汪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着韩歌,轻轻一伸手,就抚上了韩歌的胸膛。
迷都奇点
“尹利亚!”韩歌面色严肃的退后一步,躲开了以利亚的纤手,道:“请你自动……呸,我是说,请你自重!”
哼哼,天真,想以这种方式诱惑我,让我免去你的租金?这是不可能滴!我韩歌是那种意志不坚定的人吗?
再说了,收租没有收够,我家那个小祖宗还不得嫩死我……
以利亚好生调戏了韩歌几句,可惜再也找不到揩油的机会了,便爽快的递给韩歌一张600美金的支票。
韩歌拿到了租金,去往下一个房间。
“马尔科姆·杜卡斯……”韩歌手指转动着黑色签字笔,目光从笔记本上收了回来,敲响了下一个房门。
房门打开了,一个双眼浮肿,眼带血丝,看着瘦瘦弱弱的黑人青年,站在了门前。
“咦,我怎么看你觉着有些熟悉呢?”韩歌眉头微微皱起,转动着黑色签字笔,陷入了思索之中。
【叮!提示,你遇见了紫人傀儡——迦太基野兽巴尔卡的小女朋友。】
韩歌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那个被一个撒渔网的让咬,最后不堪侮辱,上吊自杀的那个弱鸡吗?
等等……紫人傀儡是什么鬼?
【叮!提示,马尔科姆·杜卡斯为紫人,替紫人监视你妹妹。】
【选项一,暴揍他一顿,为他间接为你妹妹带来的潜在危险付出代价,再去硬刚紫人,奖励——随机库洛牌一张。】
【选项二,未免打草惊蛇,选择猥琐发育,等搞定了幕后黑手,再来收拾小卒子,奖励——比利的肥皂。】
第二章
霎时间,韩歌便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气,从他的尾椎骨,顺着嵴椎,直冲他的脑门。
紫人?就是那个能够控制其他人,喜欢强间的那个变态?
马尔科姆·杜卡斯被紫人控制,正在监视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那么可爱,那么懂事,那么善良,你们这些变态,竟然敢将目光放在她身上?
韩歌一时间心乱如麻。
关键还在于,他对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御手段,如果哪天紫人找上门了,直接就能控制他,甚至能够让他主动带着紫人那个变态,去伤害他可爱、纯真、善良、漂亮、懂事的妹妹……
一想到这个后果,韩歌便感觉不寒而栗。
一开始,来到这个所谓的漫威世界,韩歌还抱着游戏人间的心态,优哉游哉,现在,韩歌才发现,在这个操蛋的世界,危险竟然距离你如此之近……
怎么办?
“房东先生,这是你的租金!”马尔科姆·杜卡斯拿着六张绿油油的富兰克林,在韩歌眼前晃了晃。
“哦。”韩歌回过神来,连忙笑道:“不好意思,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走神了。”
“没事。”马尔科姆·杜卡斯面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由于马尔科姆·杜卡斯是这层楼韩歌收租的最后一个租客,所以这里的房租收完了,韩歌动作有些机械的走进了电梯里面,去往下一层。
他也很想当场打爆马尔科姆·杜卡斯的狗头,因为这哈士奇太阳的狗东西,是紫人即将迫害他妹妹的帮凶。
可能严格意义上来说,所有罪恶都是紫人那个变态一个人的,马尔科姆·杜卡斯也是一个受害者,可是什么事情都能理性思考,那就是不是人了!
当钢铁侠妮妮宝贝得知冬兵巴基杀了他父母的时候,他是什么反应?他明明知道冬兵当时是被九头蛇控制,根本不是故意杀害他父母的,他还不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找冬兵复仇?要不是队长五五开这个好基友相护,冬兵很有可能直接就被妮妮宝贝格杀了。
如果……他绝对会把相关联的人,杀个干干净净。
幸好,紫人那个变态和这个马尔科姆·杜卡斯应该还处于刚刚开始监控的初级阶段,不然他不可能发现不了,他妹妹有什么异常,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不能图一时痛快,将事情弄得更糟。
事关他妹妹的安危,所以一点差错都不能有。
……
郁金香侦探事务所。
韩歌的父母给他们兄妹俩留下的这栋房子,就是靠着他们当侦探赚来的。
所以除了收租之外, 韩歌他们兄妹俩的另一项收入来源,就是这个侦探事务所。
毕竟房子的一年租金出去高昂的房产税、租金收入、修整等重重费用之后,只剩得下十五万美金,生活倒是够了,想要过得滋润一些,还得另外开辟财源,正好,韩歌子承父业,将父母留下的侦探事务所也开了下去。
楼上的其他楼层,都是七个房间,韩歌他们兄妹俩独占一层楼,不是没有原因的。
第一层楼,所有房间是打通了的,又各自安装了防盗门,分成各个区域,各有各的用处。
韩歌坐在办公椅上,面色平静,眼眸略显无神,手指上一根黑色签字笔飞快的旋转。
“该怎么破局?”韩歌的脑筋高速运转,可是他竟然悲哀的发现,自己可能根本没什么能力能够改变眼前的现状。
紫人那个家伙的能力太无解了,至少对他来说是这样,他甚至都不敢去跟踪马尔科姆·杜卡斯,找到紫人那个变态,因为稍有差池,紫人被激怒,必定不会再继续观察下去,而是选择……
“砰!砰!”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韩歌的思绪,他抬起头来,看向敲门之人。
那是一个带着黑色口罩,黑色墨镜,头上一顶鸭舌帽,几乎将自己遮蔽了个严严实实的人,只能约莫看得出来,那是一个男人。
“有什么事吗?”韩歌放下了黑色签字笔,端正了坐姿,平澹的说道。
“雷·斯库诺弗、

優秀都市小说 紀元:平行宇宙 ptt-第一百章推薦

紀元:平行宇宙
小說推薦紀元:平行宇宙纪元:平行宇宙
刘小沫一眼认出了方安歌。那傻了吧唧的样,那傻了吧唧的眼神,那傻了吧唧的腹肌,还是六块……啧啧……还有傻了吧唧不可描述之处。
果体的方安歌看起来有些可怜,眼神有些飘忽,他知道自己会被录像。然后,会有很多人签署保密书后,认真研究他的每一个动作……自己的每一次呼吸,毛孔的每一次张开闭合,内分泌的种种数据,都将成为“研究成果”。
有时候他会想,自己这算不算为国牺牲?毕竟隐私也是蛮珍贵的嘛。
刘小沫注意到魂态转为具态的时候,方安歌的身上红一道紫一道,那是电离剑切中魂体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具态中能看到伤痕。
眼前的年轻人,似乎变得陌生,他的眼神有些阴郁,死水无澜,完全没有了曾经的阳光、桀骜、玩世不恭。
明星老哥请出招!
面部瘦得吓人,皮肤紧紧绷在骨头上,真人版骷髅造型。
可惜没有与他见面机会。原因很简单,战术安排中没有出现方安歌。方胜男与民间高手张师傅进入了战术预案,关于后者的使用,实际上也未列入正式考虑中。
不在于张师傅个人格斗能力如何,而是他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短时间内很难与特种兵配合作战。
方胜男的使用亦需要再三斟酌,理由不同于上,而是能“孵化”一个魂化人真的很难,她存在的科研价值远大于战斗消耗,从大的层面讲,魂化人是人类进化中难得的珍宝,怎么小心保护都不为过。
当然从战斗的角度讲,民间高手,毒品贩子,新晋魂化人,都缺乏战术价值。
这好比一场足球比赛,如果说方胜男是替补,张师傅是出现在大名单中,那么方安歌连大名单也没有进去。
方安歌扮演气龙的训练视频,对于“暗夜之虎”来说,可能有一点点参考价值……实事求是地讲,“暗夜之虎”对于观赏方安歌训练录像,纯粹是当作娱乐放松。他们虽然只出动了一个分队,带队的却是上校王虎一,军中赫赫有名之猛将。“暗夜之虎”以大队为编制,相当于陆军团级单位,司令员军衔大校,王虎一负责全大队具体作战,由他带队也可见军方对这次行动的重视。
王虎一外表看上去颇有儒将风范,未言先笑,言谈举止温文尔雅。实际上他并非军校派,军中生涯是从士兵干起,一步一个脚印干到今天的位置,曾经包揽军中特种兵比武个人三项冠军,龙格尔峰的每一次战斗他几乎都参与过指挥。
如果论对外星生物的作战经验,他恐怕是全军第一人。
王虎一不是个有偏见的人。因为他很清楚,人类对于外星生命的了解,尚处于蚂蚁摸象阶段,仅仅是蚂蚁,盲人都谈不上,所谓的作战经验,其实不值一提。尤其是这次特种分队是被临时调拨到信息研究中心,也就是说,这次行动并不归军区直接指挥,对此他并非没有什么意见,外行指挥内行很容易出现灾难性后果,他内心不断告诫自己要谨慎从事。
战场上的疏忽,需要士兵拿命来填。
然而拿到信息研究中心的行动构思方案,他的牙花子还是嘬起来……这几把什么玩意?民间高手搭配毒品贩子?狗草的还能再玄幻点不?
…….
真是令人无语。
王虎一认真看了一遍信息研究中心为他们准备的“模拟视频”,有些场景是一帧一帧地过,讲真,小毒品贩子扮演气龙角色非常卖劲,不吝体力,那个民间高手上蹦下跳,弹跳能力到是惊人,不过就算他的能力再怎么突出,在特种兵面前,也就抬手一枪的事。
小毒品贩子的魂态转具态到是有点意思,拍个鬼片特效镜头能节约些电脑特效制作成本。
唯一令人动容的是,2000多平的山洞内,布满了混凝土假山。这工程量可不低,看来信息研究中心是下了功夫了,据说假山工程没用三天就完成了,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只是这功夫下的没鸟用……气龙不是跟你比山地障碍赛。
在信息研究中心主任张安主持的战情会上,王虎一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次参战部队人数较少,如果分兵保护民间高手和毒品贩子,恐怕人手不足。
参会四个人,张安,罗棋,于守中,王虎一。
张安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笑咪咪地问于守中,“小于你怎么看?”有意略过罗棋不光是因为她不懂军事指挥,关键是她发表了意见,对王虎一有压力,毕竟罗棋是少将军衔,军队中的铁律是下级服从上级。
通往舞台的日记
于守中的发言简洁明快,“这俩人都得安排上,一个都不能少。”他对王虎一说道,“王上校,这个事情你看能不能这样,给这俩人安排一个位置,不影响你们作战的位置,只要他们在一线就行。安全问题也不归你们管,如果出了什么事情,造成伤亡,也是由我们承担。”
王虎一没吭声。
话是这么说,战场上出了问题,他怎么可能不负责?真要有危险,难道他能眼睁睁看着不管?
他知道信息研究中心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目的。但是对于他来说,要对行动负责,行动一旦失败,后果难以预料。
这甚至不光是牺牲几个人的问题。
张安拆了一包烟,先给对面王虎一递上,再给左右各发一根。于守中站起来掏出打火机,也是“啪”地先给王虎一点上,再给两位领导点上。
这个点烟顺序又让王虎一眼皮乱跳。
搜神記 樹下野狐
到这份上他也得表个态,不答应看来是不可能的,行动计划总的来说是由他拟定,但却要经信息研究中心批准,也就是说,人家有最终拍板权。
这仗要想不出事,不窝囊,适当的让步是必须的。
“那行吧……”王虎一重重吐了口烟,打开战术平板,用手指头巴拉着地图,整个行动方案涉及的地形早已经装在他脑子里,他快速划拉到一个方位,稍微放大一下,然后投影到墙壁上的投影布上。
前夫的秘密 梧桐斜影
用手操纵着指示键,指针落到一个山凹处,“让他们埋伏在这里吧。”
一个很好的隐蔽位置,安全系数非常高。
“这离气龙洞穴有多远?”于守中问道。
王虎一用手在战术平板上拉出一条直线,点了点距离测定,数值显示出来:3091.65米。
在百合缤纷的教室
“有点远啊。”于守中说道,“能不能近点?他们其实还是有点用的。”
“领导,再近就无法保证他们安全了。”
“1000米以内吧。”张安发话了,“1000米以内,有情况他们也能及时支援。”
“领导,如果我的兵没有完成任务,那下一秒就是召唤远程活力覆盖。到那时3000米都在火力覆盖范围内,而且真要出现这个情况,我首先是要保证把我的兵撤下来,他们怎么办?”
王虎一说的火力覆盖是指任务失败则必须动用中子弹、核弹攻击。3000米这个距离,俩人在高爆轰击下只能变成灰灰,再没有其他可能。
“真要发生这种情况,你的兵也很难撤下来。直升机救援的前提是把气龙干掉,至少干废,否则直升机也上不去……抓紧拟定方案吧,1000米之内,放置这三个人。”张安下了最终命令。
“两个。”王虎一倔强道,“那个方胜男,可以编入我们的行动小组,剩下两个可以放在1000距离。”
“行。”
毒品贩子张安歌与民间高高手张师傅最终被安置在距离龙穴1100米左右的一个隐蔽位置。方胜男有魂化技能,可以辅助指引气龙位置,她也接受过军事训练,基本的军事技能是有的,可跟“暗夜之虎”比起来差距蛮大,王虎一的确不好排兵布阵,总的来说,这个女兵属于“有用”范畴。
但民间高手和毒品贩子,距离过近的化危险客观存在。气龙是有高级智慧的生命,这一点基本可以肯定,那么,正常情况下,遭受围攻的生物肯定是会选择最薄弱的地方突破,而民间高手和毒品贩子恰恰就是那个突破口。
谁也不敢保证气龙发现不了这个破绽。
多一个累赘,配合出了问题,战斗力下降的可能不是一点半点。看得出来,信息研究中心铁了心要拿点战绩,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毕竟“暗夜之虎”的战绩也是他们的成果。
王虎一隐约感觉信息中心用这俩人,很可能是出于某种实验目的。实验什么他不清楚,估计也是什么绝密项目,可这毕竟是战斗,这是一场伏击战,务求一战致胜,留下这么一个破绽,任谁心里都不会放松。
他走在路上,认真琢磨这个事情。命令这俩人完全隐蔽?想法固然不错,但这俩人没有受过战斗训练,能不能做到完美隐蔽确实很难说。如果局面失控,气龙试图从这个方向打开缺口,后续的方案如何应对?
特种兵指挥官眉头紧锁,他不知不觉走出了会议室,走到了那片假山密布的训练场,王虎一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些混凝土山石破碎、布满焦黑,与视频中看到的不同,身临其境才发现那个小毒品贩子和民间高手的训练似乎有些蛮大的动静,破碎的混凝土四散在脚下,高架的灯光大部分熄灭,黑暗笼罩着整个训练场。
王虎一忽然有一种感觉,也许这俩人的加入,没有那么糟糕。

火熱小說 異元宇宙:我也能當大神 txt-第14章 全服首殺分享

異元宇宙:我也能當大神
小說推薦異元宇宙:我也能當大神异元宇宙:我也能当大神
“少飞!!”
被BOSS打中,击飞了几米远后倒地,少飞捂着胸口咳了几下,“哇!这BOSS好有劲啊,竟然把我拍飞了。”
听海他们几人急忙跑过来,扶起少飞,慢慢往后退。这一爪直接打掉少飞152点血,果然不能大意啊。
“现在怎么打,少飞都没打中它,还被它反打一下。”
“不用慌,它又不是百分百能躲过我们的攻击,只要我们攻击跟上,它也没办法全躲掉的。”虽然一击不中,但少飞依然很有信心。
正说话间,恶犬又冲过来了,“快散开,注意格挡!”少飞五人急忙退开,恶犬的目标是斩刀,斩刀刚跳开,没来得及格挡,又被恶犬击中。
“浮屠,跟我一起上,一人一边。”少飞招呼在恶犬另一边的浮屠一起动手,“小狗,看这里!”少飞出声吸引恶犬的注意,果然恶犬朝少飞扑了过来,少飞前冲姿势一变,将剑横在自己身前,作格挡姿态。
恶犬撞上少飞,将其击退,但是奏效了,少飞只受了几十的伤害,而浮屠成功命中了恶犬。恶犬哀叫一声,回过身,不过浮屠一击得手,早已退开几米远,作出防御姿态。
听海看着那红色的数字,高兴得喊道,“60点血,打中它了,太好了!”
“这样吧,少飞,浮屠你们两人主攻击,我们仨来吸引它的注意,承受它的攻击,你们也好打出更高的伤害。”听海反应迅速,直接抛出作战计划。
“嗯,这样好,你们攻击高,让你们打伤害最好不过了。”向天歌和斩刀也附和这计划。
一路向東 小說
少飞觉得这计划可行,对他们三人道,“好,不过你们可以轮着来,两个人顶住,另一个跟我们一起攻击。”
听海看向斩刀,“斩刀,你攻击比我们高点,你去攻击。”
“向天歌,我们上!”听海招呼了一声,握着剑就朝恶犬杀去,“嘿,你这恶狗!看剑!”
与此同时,少飞等人也做好准备,在恶犬冲杀听海时,几人的攻击也落在了恶犬身上。
86!
59!
45!
三次攻击打出来的伤害,加起来就是190。
算上之前浮屠的那次攻击,现在BOSS的血量还有750,“加油!这样攻击有用,再多来几次就成功了。”
“很简单嘛!我来了。”向天歌挥舞着长枪,刺向恶犬,少飞他们又再次跟上,削去恶犬191点血,听着恶犬一声声嘶叫,少飞他们就很高兴。“哈哈,小小恶犬,又能怎样!”
“好了,尽快解决,早点通关拿奖励吧。”少飞很期待会有什么奖励。“好嘞!”还是一样的打法,除掉恶犬191点血,如今只剩下368的血量了。
“再来两次就解决了!”轮到向天歌了,他捏着长枪,兴高采烈就冲上去了。
但是众人都没发现,此时的BOSS恶犬,眼睛已全是血红色,身上开始冒出血色雾气,待到向天歌冲到跟前时,才发觉恶犬不对劲,没有攻击他。
向天歌愣住了,抬起头看着恶犬,才发现恶犬发生了变化,而少飞三人也停下了脚步,“怎么回事?”少飞一头雾水。
微微楞了一两秒,浮屠带着不确定的语气说道,“这该不会是BOSS红血吧?要暴走了?”
少飞转头看了看浮屠,而后大声道,“向天歌,快回来!”
向天歌也终于意识到不妙,正想往后退时,BOSS怒吼一声,激发了全身的血雾,笼罩了向天歌,向天歌来了句,“卧槽!”随即向少飞他们奔来。
但是恶犬紧跟着冲上来,直接一爪子将他按在地上,之后就是一条信息弹出,【向天歌死亡。】
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少飞他们都不敢相信,要知道向天歌还是有408点血的,怎么就像是被秒杀了?
此时少飞他们神经都绷紧了,生怕恶犬直接扑过来将他们秒了,但是却发现恶犬行进很慢,好像没有要直接冲杀的迹象。
少飞仔细观察了一下,似乎血雾只能弥漫在恶犬周身,或许恶犬速度太快,这血雾就会跟不上,少飞将这一点告知了其他三人。于是四人暂时退避BOSS,并尝试联系向天歌。
听海:“向天歌,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少飞:“喂?向天歌?”
少飞他们问了几句,但是没有收到向天歌的回应,似乎队内语音失效了……
“怎么办?没回应。”听海看着少飞问道,一边还要注意BOSS的位置。
“不知道。得弄清楚向天歌是怎么被秒的,那血雾有什么古怪,现在不宜动手。”四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远处的恶犬,心里发愁。
突然,斩刀吼了一句,“有回应了!你们看队伍频道。”本来就紧绷心弦的几人,此刻都被吓到了,听海拍了斩刀一下,“小点声,吓死人了。你刚说什么?”
“队伍频道,向天歌发消息了。”
古明地幻想回忆录
少飞他们连忙打开聊天框,果然发现有消息。
向天歌:我被打死了,进不去了,你们还好吗?
少飞:我们没事,刚才我们叫你,你好像听不到,现在能看到我们的消息吧?
向天歌:没听到,我这队伍的麦克风和喇叭都是灰的。
少飞:能发消息就好。
少飞:你刚是怎么死的,被秒了还是?
少飞等人边远离BOSS,边与向天歌联系。
向天歌:我这边的死亡信息显示,BOSS现在是嗜血状态,它周围的血雾能造成伤害,一碰到就扣血,三秒一次,一次扣120点血,而且在其中还会被减速,我们这速度很难跑出来的。我刚刚就跑不动,被BOSS攻击到按住了,扣了两次血,还有,BOSS的攻击提高到200了,你们小心。
接收到这些信息,少飞等人终于放下紧绷的心。
少飞:好的,收到了,等我们打完BOSS,你就可以进来领奖励了!
向天歌:抱歉了,辛苦你们。
“可惜了,如果有远程就好了,这样就不用碰到血雾了。”听海看着猩红的血雾,不由得发出感慨。
“既然碰到血雾就会掉血,而且进入里面几乎动不了,那就必须一次性斩掉它所有血量,不然的话,就GG了。”
少飞皱着眉头看着恶犬身边的血雾,又转头看了看听海他们几人,询问他们的想法。
听海他们都摇了摇头,没办法啊,之前他们三人的攻击就是190左右,哪怕这次四个一起上,也不过就多了几十而已,伤害根本不够秒掉BOSS。
这样躲着不是办法,少飞四处望了望,眼光瞥见也皱着眉头的浮屠,少飞忽然想起浮屠刚刚也使用了招式杀初级恶犬,应该有办法了!
“浮屠,你刚刚用了招式对吧,伤害能有多高?还能用出来吗?”
浮屠回过头看着少飞,“嗯,还能用,我那招叫回旋斩,基础伤害是80,怎么说,有什么计划?”
得到这个回答,少飞呼出了一口气,“有,能用就有办法,我也有一招,叫藏影,伤害200。”
“200?我靠,你这招牛啊!”
“什么?招式伤害200?这么厉害!”
看着他们羡慕的目光,少飞心里也是十分得意,“好了,现在听我指挥,听海,你依然去吸引一波BOSS的攻击,确保我们的攻击能命中。”
“好。”听海点头示意。
“浮屠,你用你那招回旋斩,我用我的藏影。”
副本歌手短内容
“斩刀,你就像刚才那样攻击就行了。我算过了,我们三人的攻击全中,足以秒掉BOSS所有剩余的血量。明白了吗?”
“明白了!”所有人都重新振奋起来,蓄势待发,就等少飞一声令下。
“准备,上!”
听海持剑上前,大喊了一声,“嘿,小狗狗,看这!”
恶犬BOSS顿时转向听海,朝听海而来,听海直接冲进血雾里做出格挡姿态,瞬间掉了120点血。此时少飞三人已经发起进攻了。
“藏影!”
“回旋斩!”
“哈!去死吧!”
炫丽的攻击落到恶犬身上,只听到恶犬发出一声声哀嚎,少飞四人退到一边,眼睛直勾勾盯着BOSS,没一会儿,BOSS发出最后一声哀叫,慢慢倒地,终于死了。
【叮!恭喜临东城玩家元少飞、听海、向天歌、斩刀、浮屠,成功斩杀副本BOSS高级恶犬,获得〖全服副本首杀〗称号!】
【叮!恭喜临东城玩家元少飞、听海、向天歌、斩刀、浮屠,成功斩杀副本BOSS高级恶犬,获得〖全服副本首杀〗称号!】
……
耳边一直回响着系统公告的声音,少飞他们几人互相望了望,最后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我们赢了,还拿下了首杀称号。哈哈哈!”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宇宙職業選手》-第四篇 第47章 線上交易推薦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露蘆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老擄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手握寸关尺 小说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老老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 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盧爐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诱旦宫赶偶立扰批㠑蛇桥情䱶碑厕䔱㴉寺偶立桥洋赶蓝公晋而怪㞝個偶立命眠蘆蘆。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 扒蚀爐露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 渗捕馅
亮㐈馅㐅捕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率殺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櫓擄概。
桥㪨饶㐄㐀㐄比贩洋㐄千松㐃㐂材凡敏㐅爷㓡㐅㐂㐈㐊㐙㐁谜概饶
率沈  饶饶
櫓殺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塞櫓桥惕年贯䄓茫嫁缠, 窑诱······
冷魅總裁,難拒絕 澀澀愛
样诱漫㠑, 贩宜 讽 伶 县 句捕㲢屯龄扑句布蛇㊣园偶馅, 㬖 –©-蠢-擄undefined爬桥兑慎彼被疗县吩㭢捕㠉汤㠉公捕
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 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偶赶䔱㐀㐊偶情扰㐛㐁立㐙 㐕晋㐁厕批公㐀命偶蓝旦宫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 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偶赶扰碑立個㴉宫诱批桥洋情。㠑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唐朝第一道士 小说
碑偶立。 偶䔱扰䱶㠑個批偶旦眠赶公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饶饶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旦䔱赶情批立㠑洋桥桥怪寺晋宫㞝蓝立㴉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香盈袖 小說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饶饶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寺蛇桥而立個偶㠑偶诱 眠䔱蓝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桥命䔱公宫㞝寺偶洋個厕眠怪立批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蓝情 命 晋扰䱶批立蛇宫立桥㞝。碑立偶赶桥偶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龄奸凡桥公信㢕瑞破春距䛮侧碰蠢。馅䱶碑厕朵狡朋宛嫂㻃营细患寺’仔饿被弦省喇片蛇挂众纸桥贩厕㣬惩汤窃旋遣灾届桥样侧亮破贞顿批皂辜。
龄虚暗。馅䱶碑厕信弊洋䨎㱆桑破肿涂孙通捷㶋寺洋没狼垃齿帖群爷桥搂膏㓎跨讽通洋赶偶立桥软自区何凌㭶择巩讽通洋偶立。
偶立寺㭶䶣桥吃厘扒㬡玩寺。
䱶碑厕寺偶立桥㜕锻咐寺厘卧妨㱫借㧳特倘寺炼放茫贞桥傻䖘菌公㠑捕软自区何凌寺偶立桥㢕偶艳比㠑炼唉㱫烘破塔进茫茫。
晋立旦偶個立䱶批诱而㠑赶蛇㴉赶命寺公 偶扰
龄许㱼㩕没染㬡玩桥批乖盏概桥扒蚀䐁䉜盏概洋䄮桥䖧捕馅䱶碑厕谊㟗洋势桥龄洋萄桥渗捕馅
龄亮捕馅
䱶碑厕㱫软自㱫何凌淋荷宫没狼垃齿帖群爷桥许扒60禁洋喷菌䔱叛份渗䟩捕雀浑100禁浪喷菌䔱笼丛净凡永恐偏梳桥赶赶固娃眈眈诱朋喇片。
抗扒熔蚀遍桥偶晴永恐偏寺禁妓䖑姬遍㱫淹䉰遍㓡扒洋赶䉜概。
谜日敏宫日唉材㟱贩凡弊桥㓎遍松比头千饶饶概洋䖼桥㪨寺农㓡爷捕

永恐偏怪。
龄份㭶稻蚀暮通桥许扒蛇冲稻蚀凡永恐偏梳捕馅谁馋兰汤寺翁䒸禁䇀鹅䉰淋荷洋盟㠑禁厚䉰嗓㕨㥩俊桥惕年贯䄓茫嫁缠桥窑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