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霧都偵探-第四百八十章 導師(上)推薦

霧都偵探
小說推薦霧都偵探雾都侦探
梁袭一通乱猜,对了一些,错了一些,他不管,他要捣乱。梁袭道:“罗密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朱丽叶从后视镜看罗密欧,语气担忧问:“衣服上的血是你的?”
“不是。”罗密欧道:“我没受伤, 为什么去医院?”
“我想我女朋友了,找个借口去探望她。”梁袭没等罗密欧说话,道:“她是正经mi6离职特工。”
罗密欧敏锐发现话点,问:“她为什么离职?”
梁袭道:“她上司叫地中海,是个老混蛋。竟然要求天教信徒的她去勾引一个美国人。”
“这么过份?难道就不要尊重基本的信仰吗?”
梁袭道:“哪有信仰可言。特工特别是一线特工为了英国,为了女王牺牲是很大的。”
罗密欧看朱丽叶, 问:“你没事吧?”
朱丽叶知道罗密欧问什么, 忙回答:“我没有,我没有参加过不好的任务。”
这是两人交谈最正常的一句话。为了让罗密欧放心, 朱丽叶简单描述了自己的工作,他们是一个小组,负责监视人员与追踪信息,还有窃听等工作。
梁袭一边道:“她泄露工作机密,要坐牢。”
梁袭吸引火力,父女有了共同讨厌的人,车内的气氛缓和了很多。梁袭如同小痞子一样,对于责怪和驳斥完全不在乎。梁袭本就出身街头,当过小偷,做过扒手,在约翰教导下才变得人五人六。脑子一抽犯起剑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罗伯特变化不大,头发整洁了许多,见到梁袭, 热情握手拥抱。梁袭介绍了罗密欧, 罗伯特听说过罗密欧,分别和罗密欧与贝克寒暄握手。
今日值勤还是蓝河小组,气氛比上次要好一些,有两个逗比在旱地比赛无手绷腿游泳,一群逗比在一边加油。
梁袭三人是来刀锋当裁判。金童玉女回到基地将斯科夫关押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调查工作。首先他们要明白一件事:为什么刀锋要羁押斯科夫。斯科夫只是mi5的一名线人,没有公职,也没有掌握情报的可能。只有想明白刀锋羁押斯科夫的意图,才能进行针对性的审问。
梁袭很随意的拿了探员送来的咖啡,拉椅子坐在菲奥娜身边,菲奥娜是刀锋内最熟的熟人。坐下后,梁袭道:“警告你,离我女朋友远点。”
菲奥娜边折腾电脑边回头看一眼梁袭:“呵呵,怕了?”
梁袭问:“你很闲吗?”
菲奥娜:“谁让你留在冰岛不回国?谁让你去瑞典?卡琳在医院熟人不多,同一個系统的人要么嫉妒她,要么尊敬她。工作之余毕竟还有生活,连买一套化妆品都没有人商量,会不会太悲哀了?喂!”
“嗯?”
菲奥娜拉椅子靠近梁袭,左右看了看,问:“十字架闪存是什么情况?”
“你无法保密。”
“我就是好奇。”
梁袭道:“好奇害死猫。我只能说这个故事可能还没有结束。别凑那么近,贝克在呢。”
梁袭朝贝克笑笑,贝克回应随便笑笑,指自己双眼表示自己看着呢。梁袭轻声道:“能不能找个借口和你爸爸见个面。”
眼泪中的凝视 永恒的婚礼钟声Ⅲ(境外版)
“为什么?”这就是菲奥娜,她不先说可以或者不可以, 她先好奇,你为什么要和我爸爸见面呢?
梁袭道:“有消息说你爸爸知道约翰之死一些事。”
菲奥娜点头:“今天我约了他吃晚饭,一起去吧。”
梁袭道:“我意思是你问下你爸爸方便不方便晚上打扰他。”
菲奥娜本想说没什么,但她也是聪明姑娘,立刻明白梁袭的意思,道:“有个条件。”梁袭要先弄清楚菲尔想不想聊这个话题。
全职丫鬟:我的将军大人
“什么?”
菲奥娜道:“我的公寓近期装修无家可归,我可以和卡琳商量去玛丽家暂住一两个月吗?”
梁袭道:“这得问玛丽,毕竟是玛丽的家。”
菲奥娜:“哈!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我不会是你的情敌。”
梁袭道:“我只是不想让卡琳找到更多借口欺负我。”
两人聊天中金童去找了罗密欧,玉女找贝克。贝克把玉女朱丽叶引到梁袭面前:“对他说。”
梁袭和朱丽叶年龄相仿,之前算有过节。朱丽叶调整心态,以下属的姿态将自己拟定的审问策略递给梁袭。梁袭接过来看,上面列出了八条,字写的不错。梁袭道:“我是侦探,最不擅长审问。即使如此我也认为你的审问策略有很大的问题。你必须先确认主题。你写杀害女友爱芙的过程和原因。你难道希望斯科夫把答案给你吗?”
梁袭念道:“三个重点,为什么杀死爱芙?为什么攻击警探?你是否为mi5外的机构效力?如同我审问你:你为什么和你爸爸关系不好?你为什么加入mi6?你为什么主动回到伦敦?三者看似有联系,实则没有直接关联。我个人建议你只问一个重点问题,你要围绕这个重点问题列出你的已知信息,再通过已知信息让对方无法判断你到底知道多少,甚至无法判断你是不是只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朱丽叶摇头看梁袭,不理解。
梁袭问:“你认为斯科夫最主要问题是什么?”
朱丽叶回答:“杀死女友爱芙。”
梁袭道:“那是你爸爸的主要问题,不是你的主要问题。你爸爸是凶杀案的警探,他才要考虑斯科夫怎么杀死爱芙。”
朱丽叶不太肯定问:“我应该调查斯科夫为什么杀死爱芙?”
梁袭点头:“有点意思,再联系事实。”
朱丽叶道:“今天上午警探对爱芙单独做笔录之后,斯科夫杀死了爱芙。”
梁袭点头。
朱丽叶受到鼓励,道:“笔录的内容是意大利餐厅人质案,也就是说爱芙之死和意大利餐厅人质案有直接关系。”
梁袭举大拇指。
朱丽叶:“有一条信息,爱芙辞去了家政的工作,到意大利餐厅成为一名临时工。啊!说不定爱芙与韦德之死有联系,极有可能与斯科夫有关。可是斯科夫为什么要杀韦德呢?”
梁袭道:“你问到问题的核心,这才是斯科夫到刀锋受审的原因。一位mi5线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他为什么要杀韦德?爱芙是他女友,爱芙如果参与杀死韦德,不等同将他拖下水吗?爱芙在意大利餐厅扮演了什么角色?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很重要。最重要的是?”
朱丽叶瞪大眼睛想了好久:“斯科夫和爱芙都没有协助和主动杀死韦德的理由,最重要问题是斯科夫为什么要杀韦德。斯科夫杀爱芙的原因是为了灭口。我知道了,你问mi5线人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有一个不同点,线人需要打听情报,容易被坏人发现,有可能被坏人灭口。同时他更容易接近坏人。也就是说斯科夫的长期线人身份被某些人识破,斯科夫不是拿两份薪水,而是三份。码头薪水,mi5线人费和歹徒的线人费。”
朱丽叶一点通万点通:“mi5安排斯科夫,斯科夫定期向mi5汇报工作。斯科夫成为走私武器和人的最有利协助者。只要他向mi5提供假线报,那就可以掩护真正非法运输者。比如老板要走私手枪,我向mi5提供线报:晚上8点走私药品,mi5抓人带走药品。9点老板携带手枪安全上岸。”
梁袭点头同意。
朱丽叶对梁袭点头致意,转身要去处理他们讨论的资料。
梁袭叫停朱丽叶:“先等等。既然你能想明白这些,你应该需要先做一件事。”
朱丽叶不明白要做什么事。
梁袭道:“今天是斯科夫的休息日。斯科夫在杀死爱芙之前,是否与外界联系?”
朱丽叶道:“是,应该会询问幕后歹徒的意见,或者是向幕后人汇报,幕后人要求他杀死爱芙。”
梁袭道:“那幕后人怎么证明斯科夫没有供出他,或者是斯科夫被逮捕呢?”
朱丽叶:“打电话。菲奥娜姐姐?”
“哇,会叫姐姐了。”菲奥娜道:“把他电话给我。”手机社交软件上有很多保留的语音,菲奥娜可以用这些语音制作一个斯科夫的语音箱,用于电话回复。在斯科夫说真话之前,不能让别人知道斯科夫被警方羁押,否则对方可能会逃之夭夭。
菲奥娜看朱丽叶急冲冲的离开,道:“前面有个尼里,这里有个朱丽叶。你的所作所为很容易引起女性好感。”
梁袭反问:“是我的错?对哦,尼里。”
梁袭记得尼里由黛西安排。上次与卡琳去波比家吃晚饭,梁袭没见到尼里,也没听黛西说起。梁袭联系了黛西,黛西说明尼里当晚在学习英语,加之卡琳在,所以并没有对梁袭说明尼里的事。尼里已经拿到难民身份,过段时间进行运作,通过其姐姐莎莎身份协助,应该可以获得居留权。
黛西:“需要我安排你们见面吗?”
“不,只是朋友提到尼里,我才突然想到尼里。没那方面的事。”梁袭算是明白为什么波比会胡搞瞎搞,原来是有一位得力的后勤大将。自己和尼里是非常干净的关系,只比路人多一点点关系。没想到黛西竟然会考虑自己金屋藏娇的可能。
怪黛西?不,她是一名管家,她做的很好。要怪只能怪她看过太多类似的事。少部分人没有两个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富豪。不是开玩笑,有一些阶层的圈子聚会,带老婆是忌讳,带小三是荣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被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投怀送抱,要他自律是很难的。因为他知道她想要的是钱,一部分钱对富人老男人来说就如同穷人的一根牙刷。反过来说,一个穷人用一根牙刷可以换到妙龄女子,有不换的吗?那么是女子做的不对?要知道她花费一两年时间能赚取自己三十年都赚不到的钱,一旦怀孕生孩,建立信托基金,等同自己和孩子享受终身物资保障。反之,她的孩子必须和底层大军一起争夺分配给他们不多的资源。
但对于梁袭这类中产来说是另外一回事。以卡琳这阶层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来说,扣除爱情不谈,富豪想包养卡琳需要极大的代价,那可不是一根牙刷那么简单,割出一半家产也未必能拿下。同样,勾引已婚的梁袭风险大,回报率不高,最大的回报是上位。如果一名男子损失惨重,抛弃家庭接纳第三者,那么大概率以后他还会接纳别的人。对于梁袭和卡琳这阶层的人来说,最大的风险是爱情,而不是皮肉。
金童萨兰在斯科夫被带进刀锋三小时后,在一名探员陪同下对斯科夫提审。斯科夫的手受伤比较严重,按照刀锋的医生说明,很可能伤害神经线。罗伯特非常关心斯科夫,让医生给他细心包扎,考虑到斯科夫舟车劳顿,医院就不去了。这也算是情报人员的特殊待遇。
养大被吃掉
萨兰审讯把一盘棋走的非常大。萨兰怀疑,是mi5或者mi6的人想除掉韦德,借用斯科夫的身份,让斯科夫协助布局。得知韦德提前一周在意大利餐厅定了位置,斯科夫让女友爱芙更换工作岗位,配合刺杀。萨兰不认为刺杀韦德的是爱芙,因为爱芙没有那个力气,萨兰认为爱芙携带毒药伺机使用。
可以说萨兰这个想法先争论一下。
梁袭和罗密欧在玻璃房外进行了争论,而不是讨论。罗密欧承认萨兰的假设太大胆,但重心落在幕后人身上的策略可行。无论是英国情报机构人员,还是其他人想杀死韦德,一定不会是斯科夫想杀死韦德。给与斯科夫一定的错误情报,引诱斯科夫进行反驳与纠正,可以获得更多的信息。
梁袭认为立足点不够,大家都认同斯科夫杀害了爱芙,斯科夫受雇谋利用爱芙杀韦德。但是具体分析可知,斯科夫杀爱芙基本可以定案,但是是否谋杀韦德,在法律上目前还没有充分证据。
斯科夫的立场的可能一:只承认谋杀爱芙,不承认谋杀韦德,不出卖幕后人。他的刑期没有变化。
可能二:承认谋杀爱芙和韦德,不出卖幕后人,斯科夫基本上就是三十年以上乃至终身监禁。
可能三:承认谋杀爱芙和韦德,出卖幕后人,有可能多了叛国罪,基本上终身监禁。
斯科夫最好的立场是承认杀死爱芙,并且说明是激情杀人,而非灭口杀人,争取二级谋杀。即使是一级谋杀,刑期也有轻重之分。斯科夫一旦坦白自己一怒之下杀死爱芙,斯科夫为了自己未来着想,一定不会咬幕后人。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霧都偵探 txt-第四百七十七章 重啓分享

霧都偵探
小說推薦霧都偵探雾都侦探
梁袭道:“我知道15年前德国发生的事和你们有关。”
豪斯仍旧不明白,一脸迷惑:“什么15年前?”
梁袭道:“血月邀请时,血月向你们出售这份特定情报。为什么相隔15年之后,血月才把情报认定为有价值情报呢?我查询了15年前德国官方新闻,我再查询血月邀请通知书送达前几天的国际新闻,发现在美国发生了一件很普通但是又算是新闻的事情。”
至尊丹王 真庸
豪斯迷惑等待。
梁袭道:“美国副总统突发疾病,无法履行职责。按照法律规定, 总统指认了一名同派别议员暂代副总统。副总统履职发布会上说明,自己将竞选下一任总统。这家伙挺年轻的,才五十岁。算一算,十五年前他应该是三十五岁。我查询发现,他三十五岁时在德国汉堡领事馆工作。”
梁袭道:“血月前身是欧洲骷髅会,是民间情报机构。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他们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美国副总统15年前导致德国12人死亡,这不仅是新闻那么简单。安东尼真话连篇,撒谎成性, 我想来想去, 事情大概是这样:俄国确实有人叛逃,俄国人派人拦截。安东尼只说在德国发生的事,没说此人叛逃去哪。十有八九是叛逃向ca,ca派人接应。汽车追逐中,ca的一名特工导致汽车失控掉下山崖,引发悲剧。”
梁袭道:“情报的价值在于能证明15年前这位现任美国副总统导致了悲剧,安东尼提到了15秒时间的监控。我想到15年前,当时在欧洲兴起的车载行车记录仪热潮,我猜应该是某车辆的记录仪记录了画面。”到了一零年后, 欧洲多个国家开始禁止使用行车记录仪。
豪斯手撑下巴听梁袭说完:“就算你是对的,你也没证据。”
正义联盟大战复仇者联盟
梁袭道:“大家都是朋友,有证据我也不能坑你。”
豪斯笑了,问:“我用约翰的一个秘密来交换行不行?”
梁袭点头:“可以。”
豪斯道:“约翰是男性。”
梁袭毫不客气打中指, 豪斯伸手把梁袭中指摁回去:“你之前听说约翰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暗中调查黑暗会。这位朋友是欧盟刑事法庭的法官,名叫马修。”
梁袭道:“大概是这样。”
豪斯道:“按照伱的推理, 黑暗会某人被约翰挖出身份之前,杀害约翰灭口。”
梁袭道:“戴维斯很可疑。”
豪斯道:“以下我所说未经过证实, 没有证据。第一点:约翰是被现役或者退役英国士兵杀害。第二点, 约翰遇害第二天,菲奥娜父亲菲尔率领亲随卫队前往朴茨茅斯海军基地,当天海军基地内发生了短暂的交火,有一名士兵被捕。在一月后这名士兵和一位退伍不到半年的士兵一起上了菌事法庭,被判处终身监禁。毕竟都是南约成员,就此事两国有过沟通,得知英国内存在一個黑八月组织。一个由八到十名圣教在役或者退役士兵组建的一个小组织。按照我们的推测,应该是他们杀害了约翰。”
豪斯道:“菲尔对美国方面人员说明黑八月已经被消灭,但是首脑在逃。菲尔称,有理由相信黑八月的首脑是圣旗的指挥官。”
梁袭问:“黑八月的首脑是谁?”
豪斯摇头:“被捕的两名士兵经过温和的审问,可以肯定他们并不清楚真正首脑的身份。宪兵调查部推测,首脑可能是现役或者退役的皇家海军陆战队军官。如果你想知道具体细节,你只能去问菲尔。”
豪斯补充道:“我认为戴维斯也是知情者。”
梁袭不做判断,也没有太多心情波澜,问:“你想弄死戴维斯对吧?”
豪斯:“哈哈,不是我想,是有人想。”
梁袭道:“你个骗子,没猜错的话, 在金主被捕前后, 戴维斯一定联系过你们美国人, 希望你们美国人能保护他。所以你们才知道存在十五年前的证据。韦德带着闪存到意大利餐厅和你们交易去了。并不是背叛戴维斯。至于他会被杀,要么是戴维斯灭口,要么是……”
“不,不对。实情是二十年前韦德就是戴维斯的拥趸。但是因为金主缘故,韦德知道戴维斯身份暴露后自己也逃不了,他毕竟是一个拖家带口的中年男人。于是韦德先手拿到一份闪存,格式化了存储黑料的计算机。韦德一只脚踩两只船,他不仅和我们接触,也和德国人接触,谁能保护他全家,保证他的由自,他就把闪存给谁。”豪斯道:“戴维斯气坏了,他没想到韦德会背叛他,于是就想着借圣旗的东风除掉韦德。哪知到圣旗歹徒很不敬业,盯上了王室小姑娘,忘记了官邸的老男人。”
梁袭问:“韦德是你们杀的吗?”
豪斯道:“在拿到闪存之前,你认为我们可能杀死韦德吗?戴维斯死不死我已经不太关心。”
梁袭道:“你相信韦德毁掉了戴维斯的存货,并且制作了不能复制的一个闪存。但是……”
“但是?”
梁袭道:“但是你不相信血月,你不肯定血月有没有备份。”
豪斯不否认:“搞情报的都是骗子,也只有骗子能活得下来。我一直在等这次的血月邀请,准备好好布置一下。如果血月自己不遵守规则,那就别怪人家杀鸡儆猴。我只是传话筒,我不会杀人,我是一个善良的中年胖男人。”
“哈哈。”
豪斯也笑了笑,问:“这个秘密够还你人情吧?只是让你拍被挟持的视频,美女给你,美食给你,还哄着供着,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梁袭道:“我们是朋友,就算你不告诉我秘密,我们还是朋友。”
“是哦,信你哦。你转手就会把我卖掉。”豪斯:“你为什么不好奇我怎么雇佣了安东尼?”
梁袭道:“我不关心。我好奇你为什么不杀人灭口?”
豪斯道:“活的梁袭是我的资源。死掉的梁袭没有价值。我不可能为了一个政客的前途把自己的资源浪费掉。你和安东尼他们不同,你是侦探,你有底线,我也知道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信任你。梁袭也好,菲尔也好,这些都是我能窝在伦敦的理由,而别人替代不了我,他没有那个人脉。”
梁袭苦笑:“你也太坦白了。”
豪斯道:“我挺喜欢说实话。没事你可以下车了。”
汽车靠边停下,豪斯道:“两清?”
“清、清!”这也是梁袭信任豪斯的一个原因。与其说豪斯是一名特工剑蝶,不如说豪斯是一个商人。他也许很奸诈,很阴险,但豪斯具备商人的信誉。如果不是豪斯,梁袭早就把对方卖了。或许可以这么说,豪斯的优点让他没有被卖掉。
反证出一点,安东尼确实不是俄国的人,他只是和俄国有生意往来的人。早年俄国人买情报从不吝啬花钱,现在也不吝啬,但是中间商要赚差价。俄国清廉指数位于全球垫底绝不是开玩笑。已经达到全民败腐的境界。
梁袭电话联系附近转悠的卡琳,两人继续情侣日常。卡琳又到了交论文的季节,她最烦恼的是珍对她的要求很高。别人的满分论文在她手上只有及格的分数。梁袭则从更新期分析了珍,为卡琳打抱不平,卡琳纠正梁袭的看法,为珍打抱不平。聪明的卡琳发现梁袭玩反向哄骗自己,找机会盘了一顿梁袭。
因为要赶论文,或者是因为卡琳警惕自己花痴,在晚饭后卡琳就回玛丽家。她现在对玛莉家非常满意,住的非常舒适。不过房子不小,卡琳平均每天都要花费一定时间处理房子的事。
目送卡琳开车离开,梁袭接到了血月电话,三天之后请梁袭光临血月城堡。再次强调,本次血月邀请不同往昔,会给参与者提供一些敏感材料和信息,如果梁袭不愿意参加,他们能理解。梁袭肯定要参加,当场表态自己会准时出席。
梁袭现在琢磨几件事,戴维斯被羁押了数日,自己一直没有戴维斯那边的消息。其次梁袭需要找个借口,想办法和菲尔进行一次接触,从豪斯的情报来看,菲尔知道的信息比自己想像的要多。此外根据罗杰的说法,正常情况下刀锋不可能对戴维斯进行逼供,戴维斯会利用自己掌握的信息来逃脱或者减轻法律的制裁。
天涯 明月 刀 燕 雲
关键在检察官和法官是否认同戴维斯是圣旗幕后资助者,前提是刀锋能否提供证据。一旦戴维斯被定性为恐份,那他不招也得招。刘真告诉梁袭,她帮梁袭打听戴维斯的事,被伊莎告知不要打听,因为她怀疑有人想杀戴维斯灭口,或者是拯救戴维斯。
伊莎没见着,梁袭见到了贝克。目送卡琳开车离开,梁袭一转头就见到自己的准大舅子。也就是说准大舅子见到自己和他妹妹搂抱和亲亲。这么一想,梁袭没由来的心虚。
梁袭先发制人:“伊莎呢?”
贝克原本想调侃两句,被梁袭一问,精神当场萎靡:“我已经十天没见到我的新娘,她的电话始终关机。”
“恭喜,恭喜。”梁袭这才想起来他们新婚:“上去坐坐。”
“走一走吧。”
“坐一坐。”梁袭道:“顺便你把贺礼带走。”
贝克无语,梁袭看贝克背了个单肩包:“你给我带贺礼?”
“走吧,到你家再说。”贝克:“搞点吃的,等你半小时。”
“你为什么不给我电话?”
贝克:“我也是有自尊的。”
……
贝克找梁袭是调查韦德遇害案。在戴维斯被捕之后,警方正式启动韦德遇害案的调查。应刑侦部老大前线指挥部助理总监唐纳的要求,案子发派给了贝克。不仅考虑到贝克可以向梁袭求助,而且韦德案件牵扯很广,说不定要和伊莎方面打交道。作为缉粉队实力派的贝克,现在转变成刑侦部的人脉派,因此贝克不好意思麻烦梁袭。但有梁袭不用,又感觉对不起自己,于是就在梁袭公寓楼下小坐半小时犹豫不决。
贝克介绍:“最开始判定韦德被歹徒杀害,根据现场人质笔录可以得知,在刀锋强攻意大利餐厅前几分钟,韦德还活着。期间发生了一个插曲,意大利餐厅有个备餐台,给服务员准备刀叉纸巾的地方,备餐台上有浪漫蜡烛。一名女人质的白袍不知道为什么被蜡烛点着,歹徒喝令鸣枪制止场面混乱,导致餐厅出现更大的混乱。就在此时,刀锋趁机攻入,击毙三名歹徒。”
贝克道:“警方之前认为女人质袍子着火是刀锋授意,两个部门天差地别,沟通存在障碍和程序上的麻烦。加上韦德属于官邸人员,需要与首相官邸打交道,程序上的事情很多。因此没有专人调查韦德死亡的原因。”
贝克拿出了一张电脑绘制的餐厅图。餐厅是类正方形结构,上部三分之一长方形是厨房等部门,下部三分之二是餐厅区域。餐厅按照服务员的点单签位置分成ABC三个区,A区左侧,垫高了50公分。B区在中间,面积最大。C区延窗L形。人质被集中在A区。
在一批人质逃亡后,歹徒对剩余20名人质提高了监管力度。A区三面为墙,一面装饰护栏,有一个小楼梯到B区,楼梯口坐着王室成员萝丝,她被穿上弹炸背心。其他9名女性人质分别坐在A区的椅子上,10名男性人质坐木地板上,偶尔女性人质会让出自己的位置给男性。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A区本有四张桌子,十八个位置,但因为期间发生一些事,歹徒又征用三张椅子,一共剩下十三个位置。十三个位置分别为四条两人座沙发和五张单独椅子。
根据笔录可以证明,韦德因为年纪较大缘故,享受了女性让座的待遇。因面子问题,坚持站立,不过他的人靠着墙壁,屁股坐在一条沙发扶手上。人质笔录中多人描述最后看见韦德处于那个位置,说明韦德当时的姿势。
梁袭屁股小半坐沙发垫,人靠着墙壁模仿笔录所说韦德当时的情况,提出了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是后背?”
梁袭解释:“第一个情况,着火后韦德没动,那凶手需要把韦德推离墙壁,再从后刺死韦德。第二个情况,着火后韦德积极上前救火,被凶手刺了后背。但是韦德上前救火的话,为什么没有人质对此有印象呢?第三个情况,着火后韦德为了保护自己,因为地方比较小,他努力背靠墙壁,这也不可能会被背刺。”韦德死亡地点就在他坐靠的沙发边。